本文来自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现货金周一亚洲时段小跌报约每盎司1716美元,美国期金则微涨交投于每盎司1744美元附近,期现价差(EFP)仍保持近30美元左右,让3月末经历历史性逼仓的交易者仍不敢掉以轻心。

下图为CME的黄金期货交易价格:

3月24日,美国期金相对于伦敦金溢价一度飙升至70美元的40年高位,4月首周溢价再次拉大甚至一度超过了3月底水平,一时间“现货逼仓”说甚嚣尘上。

业内人士戏曾,大家都被原油吸引了眼球,其实黄金的场面更为波澜壮阔。这波行情大幅反转的根本原因在于:世面上没有足够的实物黄金用于交割,当空头发现手里根本没有黄金供交割时,不得已只能抽身从期货市场买入。

下图现货金走势:

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Ticino等瑞士多家黄金冶炼商停产,同时部分航班停运也导致黄金出口国的空运量骤减,从而导致实物金条供应出现极度短缺。此外,抗疫限制措施下许多银行和券商等机构的风控和交易缺乏人员值守,导致3月24日全球黄金报价多次出现问题。

紧急情况下,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COMEX)的东家——芝加哥交易所集团(CME Group)不得不求助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改善黄金交割情况,并宣布放宽新期金合约的交割条件,不再局限于100盎司的金条规格。

COMEX和伦敦金条交割规格并不一致,前者要求在100盎司,后者则较为灵活,设定在350盎司至430盎司之间,以400盎司大金条为主。

祸根早埋

COMEX这次因为可供交割的金条短缺而调整规格,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一个导火索,根本原因其实早已埋下。

全球已开采黄金大概在20万吨,剔除珠宝首饰所用黄金(大约10万吨)和各国央行的黄金储备(3.5万吨左右),市场上交易的黄金差不多有6万吨。但凭借乘数效应产生的信用,当前交易的纸黄金规模实际上已经远超实物黄金,仅伦敦场外市场一年的交易量就高达160万吨。

也就是说纸黄金与实物黄金产生了脱节,而脱离了实物黄金支持的高杠杆纸黄金交易,一旦因为某些突发事件而出现实物黄金供应缺口,短时间内又出现集中的提取黄金需求的话,则可能出现“黄金挤兑”。

实际上,早在2017年,就有专家警告,随着大量实物黄金“西金东移”,伦敦和纽约黄金市场正在形成一种事实上的、缓慢的“黄金挤兑”。

在美油近月合约上周一史上首次跌为负值后,被誉为华尔街“新债王”的双线资本(DoubleLineCapital)执行长冈德拉克(Jeff Gundlach)指出:

美联储不能做的一件事是印制黄金,以满足‘纸黄金’期货持有者的任何交割要求。因此,‘纸黄金’或许可以用纸来偿还。实际上是有道理的。

我说过实物黄金比‘纸黄金’要好得多,原因和今天油价下跌相关,只是情况相反。如果‘纸黄金’想要交割,但交易对手做不到该怎么办?

此前我警告了投机大宗商品的纯金融工具在不能交割时面临危险。今天,5月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WTI)期货就发生了这种情况,导致价格跌至每桶负40美元。

纸黄金与实货黄金之间的脱钩决定了“黄金挤兑”风险一直存在,疫情对供需两端的冲击放大了这一风险,而短时间内形势难言缓解,因此月底仍有爆仓风险。

“月底黄金结算估计和原油一样得上头条,”有交易人士如此感叹道。

黄金期货也分做多做空两个方向。

购入期货合同(做多)的交易商,有权在期货合约变现前,在最早交割日以后的任何时间内获得拥有黄金的保证书、运输单或黄金证书。同样,卖出期货合约的交易商在最后交割日之前未做平仓的,必须承担交付黄金的责任。

世界各市场的交割日和最后交割日不同,投资者应加以区分。如有的规定最早交割日为合约到期月份的15日,最迟交割月份为该月的25日。一般期货合约买卖都在交割日前平仓。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