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关于石油储存空间不足的恐慌达到了高潮,为了避免接收实物原油时没有储存空间的情况发生,交易商疯狂出售本周二到期的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使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在历史上首次跌破零,5月合约收于-37.63美元/桶。

但这恐怕还不是最致命的一天,正如瑞穗期货主管Bob Yawger指出,EIA数据并没有显示当前原油库存已经达到最大储能,这次暴跌的主要原因是交易者急于平仓。 

也就是说,库容爆满的一刻还没到来,那么这一天将可能在何时降临呢?投资者要尤其关注5月中旬,特别是5月19日6月WTI主力合约到期之时。

据外媒报道,整体而言,美国现在大约还有1.5亿桶库容,但填充速度惊人。

目前从德克萨斯州到西伯利亚等全球各地的储油罐都已经被装满了石油, 交易员们预期美国库容到今年年中就将填满。他们正迫切希望找到可以储存石油的新地方。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天上午带来了一些好消息。他表态称美国将趁低价储备7500万桶战略原油。在他表态前,美国能源部已经把基地剩余的约7700万桶存储空间向美国企业开放,从5月开始提供有偿存储企业过剩原油的服务。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能源部下属的战略原油储备基地的储油空间最多能存放约7亿1350万桶原油,目前已储备了约6.4亿桶原油。也就是说,美国的SPR也已经接近极限,不是特朗普在讲话中所说的“我们有很多仓库”。

同时,在最引人注目的俄克拉荷马州库欣(Cushing),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数据,截至上周,这个全球最大的商业油库约有71%的空间已填满,过去三周内就增加了1800万桶。

北美最大的独立油管营运商Enterprise Products Partners LP上周表示,将允许那些正在苦寻油库的油企,利用其海路油管中一段从未使用过的管道,以更快速度将更多原油从墨西哥湾输送到库欣。摩根士丹利等投行预测,库欣可能会在5月中旬达到存储极限,这可能预示着市场价格暴跌的下一阶段。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在研报中直言,WTI原油期货史无前例地跌破零水平,就是因为缺乏有能力在库欣地区存储石油的市场参与者

“只有那些有能力接受实物交割的参与者才能从中获利。价格行动显示这类市场参与者几乎没有。”

华尔街认为,如果到5月19日6月主力合约到期之时,原油市场仍没有太大起色,持有该合约的交易者又将再度面临“高成本移仓”和“实物交割”二选一的困境。也就是说,WTI原油6月合约或将面临与5月合约同样的命运。

鉴于当前石油市场的需求暴跌情况,光靠SPR,显然只是杯水车薪。寻找储存空间的努力还远远没有结束,交易商必须在6月份合约到期前找到新的储存空间。

外媒称,船舶、有轨电车、炼油厂、港口、管道甚至火车车厢都成了新的存储选择。全美管道公司总裁哈里·佩凡尼斯(Harry Pefanis)称,他的公司现在要求客户提供运送石油的目的地证明,“我们不能为每个没有市场的人充当存储设施”。

储油罐:随着沙特阿拉伯在三大洲大举倾销石油,美国的储油空间严重不足。据知情人士说,自2月底以来,美国几乎所有的陆上商业仓储设施都已预订。

海上存储:根据Clarksons Platou的数据,截至上周,全球海上储量已增加2000万桶,至1.96亿桶。但美国《琼斯法》规定,在美国港口之间运输货物的船舶必须悬挂美国国旗并雇用美国船员,因此在近海油轮中储油成本太高。

火车车厢:储油能力非常有限的俄罗斯正在考虑效仿加拿大和美国——将石油储存在火车上。

管道:一位知情人士说,一家南美的主要石油生产商正在考虑将石油储存在炼油厂甚至管道中。俄罗斯生产商也正在考虑在管道中储存石油。

袋子:一家公司甚至提议使用聚乙烯袋子来存储沥青和原油副产品。

韦斯特贝克资本管理公司(Westbeck Capital Management)驻伦敦的CEO勒米(Jean-Louis Le Mee)说:

“最近,我们对投资者投入原油ETF的资金量感到惊讶。但是,当库欣库容饱和、油价进一步崩溃时,散户投资者可能会突然开始清算,从而加速抛售。”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