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美国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18日,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减少56.2万桶至4.995亿桶,降至去年11月底以来的最低水平。而精炼油库存减少232.5万桶,汽油库存减少112.5万桶,录得较大幅度下降。

EIA原油库存下降,周三美盘初两油行情走高,随后却陷入震荡走势,回吐了部分涨幅,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事实上,这份EIA原油报告,并不能完全解读成一个利好报告。

首先,EIA库存预期是减少318.6万桶,而这次公布值仅减少56.2万桶,库存的减少值是小于预期的。

其次,EIA的报告显示,美国原油库存下降主要是由于西海岸供应减少,由于该地区的分销系统与该国其他地区相隔离,该地区有时会被贸易商忽视。

当然,一般来说像EIA报告这样的消息面,对油价影响一般是短时的,我们需要的是观察更长远的基本面指标。撇开这份报告,我们来谈谈原油的需求面。

周一和周二原油期货价格下跌,一部分原因是新冠病毒的变异导致了对欧洲人员流动的限制,从而对能源需求造成压力。韩国和菲律宾已经采取行动暂停英国航班,而日本正在加强对来自英国的旅客的入境规定。

由于航班燃油需求可能受到打压,美国炼油商仍在设法将航空燃油转为柴油库存,避免库存过剩。EIA称,在这些举措的帮助下,美国航空燃料库存上周降至六年来的季节性低点。

另一方面,尽管美国的航班在圣诞节假期前激增,但对燃油的需求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完全恢复。

上周末,美国的机场客日流量连续三天达到100万人次,但仍不及一年前的一半,那些把圣诞节作为提振原油需求的最后希望的人可能要失望了。

外媒石油分析师布雷特•吉布斯(Brett Gibbs)表示,美国航班仍比去年少63%左右。随着疫苗的大量供应,最早要到2021年下半年才能看到需求的实质性复苏。美国政府数据也显示,国内航空燃油需求升至4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但仍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

另外,航空燃油和原油之间的差价升至每桶8美元。虽然这是疫情以来的最高水平,但远低于一年前约21美元的利润,炼油商生产燃油的意愿仍然不高。

从全球市场来看,经济复苏也不均衡。虽然中国目前的国内航班数量比一年前增加了10%,但世界其他地区的航班数量远远落后,拖累了航空燃料的需求。

而在欧洲,经济活动的限制更为严格,于是欧洲的炼油商将更多的中间蒸馏油(包括柴油和航空燃油)运到了美国。美国的柴油日进口量连续两周超过40万桶,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在2019年2月。

数据公司Vortexa的货运分析师表示:

“最近欧洲货流的增加似乎更多地是受供应推动,而非需求拉动。随着欧洲各地重新实施限制措施,第四季度的石油流量却一直在增加,这就像是生产过剩、陷入困境的石油在寻找归宿。”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