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认为,美国实际收益率下降和美元疲软的原因可能包括:

1)美国和欧洲的货币宽松预期;

2)美元流动性过剩导致投资者购买所有类别资产;

3)投资者为股票市场的大幅下跌做准备。

如果第一点是主要原因,那么最早在欧洲央行会议之后,我们应该会看到对美国和德国债券的抛售。在先前的FOMC会议纪要公布后,欧洲央行官员上周的声明也抑制了市场的放松预期。野村认为,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将采取额外措施,维持目前的宽松环境,因为他们明白,即使在部署疫苗之后,抗击疫情的战斗仍将继续,但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推出让市场意外的经济刺激措施的紧迫性。

如果第二点是主要原因,短期内股票和债券将保持强势,但美元套利交易将加速美元的疲软和大宗商品市场的强势,进一步推高美国的通胀预期,债券将不会继续获利。一旦疲软的美元和疲软的债券开始形成合力,美联储可能也不得不弱化其鸽派立场。

如果第三点是主要原因,那么强势债券是合理的,但我们必须审视股市大幅下跌的背景。

例如,日本股票期货和期权本周到期,美国股票期货和期权下周到期。许多市场参与者似乎对股市自11月以来的反弹速度感到有些不安,他们对结算日前后的市场波动感到担忧。我们在6月和9月看到了重复的模式,期权交易中一些股票受到挤压,推高市场,在期权合约展期后出现反弹性下跌。尽管如此,在6月和9月,美国股市的低迷并未持续太久,就恢复了上行趋势。

与此同时,如果股市疲软是由于投资者预期政府限制措施导致经济二次触底而造成的,我们至少要等到冠状病毒感染病例达到高峰之后,债券才会被抛售。从上周市场对经济数据的反应来看,市场参与者对第二个底部的担忧似乎不是特别强烈,事实上,他们似乎预期在接种疫苗后经济会复苏。

因此,即使股市本周下跌,债券的上行空间将是有限的,事实上,在欧洲央行和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后,美国债券的10年期收益率可能会测试1.0%

无论如何,确认美国和欧洲的新冠病例已见顶,可能成为风险投资和债券抛售的下一个催化剂。

野村预计美元将继续疲软、实际收益率仍将下降,但FOMC会议之后,这种情况也将发生改变。与此同时,购买日本股票的兴趣也可能再次升温。日本的银行股将对美国利率上升做出最有利的反应,而日本的房地产股将对日元疲软做出最有利的反应。包括科技股在内的出口相关股票,在日元疲软时往往会做出积极反应,但在美国国债收益率高企时往往会落后,从而在两者之间达到平衡。


本文来自智堡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