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选举日的结束,美国大选令市场创纪录的做空头寸被冲淡。但投资者和策略师仍认为,美债收益率将缓慢走高,因焦点最终将从围绕美国大选投票的不确定性转向疫情后的经济反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支持的前景尽管可能比一周前许多人的预期要小,但可能会提振经济增长并推高长期收益率。

美国国债将迎来自2011年以来最强劲的一年。不过,如果一级交易商BMO Capital Markets和花旗集团的策略师是正确的,那么部分涨幅可能会消退。这两家公司预计,截至12月份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为1%和1.25%,高于目前的0.82%。无论哪个水平都将是3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上周五公布强劲的就业数据后,市场出现了上行压力,随着投资者消化本周史无前例的1220亿美元票据和债券发行,上行压力可能进一步加大。BMO Capital Markets美国利率策略主管Ian Lyngen表示:

“美国国债市场遭遇逆风,无法根据经济的实际情况定价。美国经济体系中已经有大量的经济和货币政策刺激措施,这些措施最终将转化为价格的上行压力,这将与更高的通胀预期和更陡峭的曲线相对应。”

美国公布强于预期的就业报告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周五上涨6个基点,将上周跌幅收窄至6个基点,收益率曲线一度达到自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据彭博社巴克莱指数数据显示,由于上半年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但截至11月5日,美国国债在2020年的收益率为8.4%。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使其有望成为自2011年9.8%的回报率以来最好的一年。即使10年期国债收益率确实上升,鉴于2019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92%,市场也可能获得强劲的年度收益。

美国银行的策略师上周建议采取策略卖空10年期美国国债,从收益率可能升至0.9%左右的情况中获利。他们认为,美国大选后股市的上涨主要是由平仓推动的,但他们也认为2021年初出台财政刺激措施的可能性相对较高。

巴克莱美国利率交易主管Chris Leonard表示:

“经济复苏的速度远快于所有人的预期,然而,有些人仍然持怀疑态度,因为经济复苏这个过程持续得越久,就会给投资者和投机者带来更多的压力,使他们认为美国国债收益率将会上升。

巴克莱银行和蒙特利尔银行的经济学家还预测,美国政府将再次提供财政援助。巴克莱的预期约为1万亿美元,而蒙特利尔银行预计约为5000~7500亿美元。美国财政部表示,预计到明年3月,美国将再拿出1万亿美元用于缓解新冠肺炎疫情。

但值得注意的是,市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收益率可能难以明确突破数月来一直保持的区间。这种情况可能会使曲线变得更平,而不是更陡。

首先,考虑到如果大选最终产生一个分裂的国会,政府支出可能会变得更加有限,供应泛滥的局面可能会开始消退。

当然,另一大阻力是新冠病毒病例增长创记录的速度,以及因疫情重新封锁的风险。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美联储可能会加大资产购买力度,尤其是如果收益率攀升并可能导致经济放缓的话。数月来,对此类行动的预期刺激了市场对抛售的强劲需求。

Columbia Threadneedle的投资组合经理吉恩.坦努佐表示:

“鉴于美联储的债券购买计划,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的上行空间有限,约为1%,这意味着今年剩余时间可能在0.75%至1%之间波动。”

此外,高盛也下调了年末美国国债收益率预测,原因正是由于民主党总统领导下的国会分裂前景使得不太可能再有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方案。

高盛称,进入年末,关于新冠传播和疫苗进展的新闻应会成为利率市场的主要驱动力。但高盛还指出,预计市场在这次重估预期价格时将更为谨慎,这表明至少到年底,利率市场可能会以国会分裂的基线假设进行交易。


本文来源:新浪美股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