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3月26日)纽约时段盘末,美元指数自日内高位小幅回落,仍交投于80整数关口上下,而欧元兑美元汇价则在1.38关口上下反复震荡。与之对应的当天汇市走势亮点则是商品货币的强势表现,澳元兑美元日内升至四个月新高,而美元兑加元也在五连阴之后回吐了美联储发布政策决议后录得的全部涨幅。

  在商品货币走强的同时,国际现货黄金则延续跌势,日内一度失守1300美元大关,上述情况显示,在3月16日克里米亚公投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而局势未如预期般恶化之后,近期国际金融市场走势基本为乐观情绪所主导,日内欧洲股市大涨的状况也作证了这一点,但是美国股市在欧股收盘后承压加速下跌的状况,或许已经显示市场风险情绪再度发生了悄然的变化。

  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周三表示,不会使用军事力量将俄罗斯逐出克里米亚地区,但随着时间的发展,如果西方国家保持团结,俄罗斯人将会发现他们无法通过野蛮的武力获得安全、繁荣和成功。

  奥巴马在讲话中还表示称,乌克兰危机显示,美国和欧洲再次遇到了大国欺凌小国的现象。他指出,如果俄罗斯仍然执迷不悟,孤立就会加深,制裁范围也会扩大。这番言论令此前已明显有所缓和的东欧地缘政治局势风波再起,而全球金融市场也逐步开始感受到其影响力。

  稍早,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表示,欧盟方面并不希望将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进一步扩大,但是俄方继续一意孤行,令危机局势进一步恶化,那么国际社会也就只能以其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上周,在克里米亚公投脱离乌克兰之后,欧盟和美国曾出台了相应的制裁措施,但力度有限,因欧美国家领导人不愿因为对俄罗斯采取过于强硬的经济制裁措施而反过来损及其自身仍在复苏过程中的经济。但在俄罗斯总统普京近日以来面对西方的施压继续我行我素咄咄逼人的情况下,欧美方面只能不情绪地放出狠话。

  而除了对俄深化制裁预期所带来的风险前景之外,来自欧亚大陆另一端的消息有开始令投资者坐立不安。日内有韩国媒体报道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已经要求该国军队将领做好在2015年时与韩国发动全面战争的准备。虽然,这仍可能是朝鲜方面针对日内稍早韩国总统朴槿惠出访德国时所透露的朝鲜半岛统一设想的回应,但是如果此后有证据显示朝鲜方面确实正在进行战争动员,那么全球金融市场就又将迎来一场地震。

  此前,朝鲜方面曾在本月稍早试射中程弹道导弹,但是该消息当时被克里米亚危机所掩盖,未对市场造成过于重大的影响。

  除了上述来自地缘政治局势的消息状况外,全球经济基本面领域也存在有一些难以令人放心的状况。法国兴业银行(601166,股吧)(Societe Generale)策略师Albert Edwards在周二(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对业内多数机构所持的看好美国经济前景的状况加以了反驳,并认为当前经济数据所反映的美国企业利润下降状况,将使得美国易于受到外部冲击,而且会滑向不可避免的衰退。

  而此后美联储发布的报告也显示,30家提交了资本计划的大型银行中赫然有5家未如通过其审查,原因提资本规划程序不足或资本比率要求不达标,这也显示美国的金融市场在金融危机过去多年后仍未恢复到尽善尽美的状态,各种隐忧仍然存在。

  此外,法国方面当天发布的数据也显示,该国2月份失业人数水平再度录得历史新高。此前,该国执政的社会党在周末的市镇选举首轮投票中即遭惨败。这可能对于欧元区的经济前景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一旦俄乌局势再度恶化令影响外溢,欧元区在首当其冲之下也有可能再陷衰退。

  而经济基本面消息方面,近期最受关注的仍然是中国的经济前景。中国经济状况近期持续遭到负面消息困扰,而这也使得许多市场观察人士纷纷预计中国政府可能会在不久后祭出新的经济扶助措施来扶助经济,这一预期反而也使得受中国消息事件影响最大的澳元在本周以来表现强劲。

  但业内人士在经过分析后指出,市场投资者对中国政府在此后祭出新政救市的期望值或已过高。鉴于此前国务院为今年经济增长所设定的目标是7.5%“左右”,这意味着在政府认为经济确有需要实现转型的前提下,一定程度的经济增幅下降也是在可容忍范围之内的,因此,近期采取大规模新刺激措施来重新提振经济增速的可能性,并没有预期中来得那么高。

  虽然,在经济减速当的当口下,政府也确实已经开始如去年那样推出财政性刺激措施,之前,国务院已经批准了五条新建铁路线路的立项,总投资额为人民币1400亿元(约合230亿美元),同时,央行也自上月起采取措施推动人民币汇价走贬,来提振出口并缓解国内银行业资金紧张的状况。但业内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有效地关停效率低下的国有大中型工业企业,并压缩在相关领域中的无效投资。如果果真这么做,会在长期收到成效,但是短期的经济痛苦程度则会进一步加深。

  而除了上述措施之外,中国官方尚能够采取的措施就是进一步放宽货币性宽松政策措施,但政府在采取这一措施时也仍面临投鼠忌器的处境,原因在于进一步宽松的货币政策措施会继续加剧信贷市场的膨胀状况。当下,中国国内的信贷增速仍快于经济增速,而信贷总规模已经达到了经济总量的两倍。经济学家指出,增加对国有企业的信贷不但对拉动经济增长无益,还可能会加剧违约风险。

  一旦此后地缘政治局势再度恶化,且更多经济数据显示美欧经济复苏进程也仍然疲软,同时中国方面也不再依赖单纯的刺激性措施来提振经济的话,那么全球市场风险情绪就会再度走向负面,并把近期表现抢眼的风险商品货币打回原型。而事实上,从更长期的技术走势来看,澳元和加元近期的涨势也只是其中长线漫漫“熊”途中的暂时性反弹,在加拿大央行与澳洲联储的政策预期仍偏向宽松的背景下,两国货币的强势走势也注定难以持久。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