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我与表我之间的游移和挣扎,是许多投资者最困惑的问题之一。他们常常泛起真我的感悟,觉得自己能够清楚地看清市场,常对市场有很准确的理解。可是,这些理解和极其正确的分析无法转化为行动,无法结出成功的果实。在采取具体行动的时候为表我所左右,一旦行动就会出现错误,往往“看得对,做不对”,因此不得前进 。这一部分投资者处在深深的矛盾中,老是为自己看对做不对而感到迷惑,并为此痛苦。这些投资者对市场是拿不起,放不下,尤其不忍心放弃市场,但是投资收益又很不理想。问题的根源在何处?

  这是一个深沉的课题。处在这种状态的投资者如何再向前迈出一步,是至关重要的。他们的真实状况是真我与表我搅在一起,当他们看市场的时候,心里很清楚,市场是这样的,市场是那样的,几乎用不着思考就知道。因为他们对市场的语言听得太多了,他们已经不用紧张了,真我常常自然而然地涌流出来。

  但当他们去行动的时候,对于得失的顾忌和担心使他们又被表我左右起来,小心翼翼地设法顺从市场,甚至屈从于市场,内心的自由已经荡然无存。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取得投资成功呢?这一部分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看上去正确的事情,怎么做起来就是另一个样子。他们甚至认为自己的市场知识已经很多了,对于市场没有什么不懂的东西,常常为此而感到骄傲。但是他们却无法成功,无法取得大一点的市场成就。

  一般而言,他们会在这种情况下徘徊下去,找不到出路,迈不出那最为重要的一步。这一部分人的真我力量往往是比较小的,而又紧紧地守护住自己的表我。敌人与朋友他们是分不清的,所以他们不会摈弃一个而去扶持一个,尤其是他们学不会退让,不会退一步进两步,不懂进退与得失之间的关系。因此他们就无法再使自己的真我再强大一点,突破表我的局限和原有的相对平衡。我们若不管他们的想法,仅仅从他们的投资行为上看,他们的行为模式与一般的情绪化模式非常接近,只有一点区别。这点区别是,他们的行为中常常有对重大市场机会的领悟,可是他们却不能把这种领悟坚持下去。尽管他们的真我常常跃出来想给他们以帮助,可是实际上一点忙也是帮不上的。他们对于敌人比较软弱,对于表我不能下彻底丢弃的决心。这当然是一种令人最感痛苦的状态,就是看到而得不到的状态,明白而做不到的状态。与其这样,还不如连看都不要看到。

  问题的核心,也就是我们一再讲的是,分析是不重要的,而行动,如何做才是最重要的。用真我来看,用表我来做;看的时候不带情绪,做的时候被情绪所包围,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实际上是看的时候有点信心,有点勇气,做的时候信心和勇气全部丧失了。我们应该用真我来看,更要用真我来做。这一部分投资者已经积累了相当的市场经验,他们面对成功的最后一道门槛儿,跨过去就是坦途,跨不过去就仍然要站在市场大海的岸边,继续被迎面而来的海浪拍打。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