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交易与程序交易的关系

  由于技术分析包含太多不科学的推论,容易因为人类心理认知偏差产生效力错觉,一直不受到学术界的喜好,认为不过是金融炼金术、市场中噪声交易者采用的分析方法。但不可否认的,在金融市场中(特别是在期权交易),技术分析是最广为实务界采用的分析方法。

  越来越多的学术期刊论文,正视此分析方法被广泛应用的事实,使用严格的科学方法检验技术分析的有效性。David Aronson的Evidence Based Technical Analysis一书(中译本名为《让证据说话的技术分析》,寰宇出版,黄嘉斌翻译),尝试以科学分析方法,建立技术分析的科学化分析程序,该书的后半段,以S&P 500为分析标的,以科学分法的程序检验技术分析的有效性。

  科学分析是主观交易提升到客观交易的方法,不能说主观交易没有价值,而是他只完成了大胆假设的阶段,至于后半段的小心求证就要藉由科学研究方法完成,两者分别完成逻辑实证分析的逻辑推论的前阶段与实证分析的后阶段。

  在一系列的从主观交易到客观交易文章中,除整理该书的部分内容,并加入个人的看法。

  科学方法可由市场数据中找出有用知识的理性方法;所谓知识是有根据的事实信念,其建构基础是陈述(法则X具有预测功能)。陈述必须蕴含可供预测的事件以提供检验,透过对陈述推论结果进行统计检验,方得以确认是否可接受该信念。技术分析唯有透过此客观程序分析,才能确认由其所得到的市场行为知识的有效性,分析结果也才能被提升到科学研究的地位。

  相对于客观技术分析,主观技术分析不适合由计算机运作,也不适合历史测试,因此很难驳斥,分析结果因人而异,但就像宗教一样不乏信徒。相较之下,主观技术分析没有明确定义方法与型态,无法进行检定;客观分析有明确定义,可以历史数据回测仿真检定,可重复性地以客观方法判断绩效程度。主观与客观的判别在于程序化准则(Programmability criterion):若且惟若该交易方法可以被建构为计算机程序而产生明确的市场部位;若无法如此,就属主观交易方法。交易策略若能明确的程序化,才能成为检验对错的标准。

  因此客观交易必须转化为明确的量化分析,必须形成可以程序化的操作策略,如此的交易又称为系统化的交易。简而言之,主观交易经过科学方法的提升,有机会转为客观交易,而客观交易与量化交易、系统交易与程序交易,其实为一体的多面向。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