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交易决策、分析理论,最终都要落实为实际的交易行为,否则,你的亏损固然不会出现,但盈利也无从谈起。而这就涉及到市场操作中的资金管理这一核心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很多人比较忽视,但也有许多人做出了有益的探索,笔者也想谈谈自己的一些探索。本文面对的读者,是对于资金管理的问题作过一些思索的有一定交易经验的朋友。

作为探索的捷径,我们应该站在前人的成就之上,而非跪在他们的神像脚下,才能使其为我所用,即所谓“六经注我,非我注六经”。对于资金管理,我想,我首先不得不提《股票作手回忆录》,主人公(其实就是作者本人,JESSE LIVERMORE)对于资金管理提出了极富启发的观点。

LIVERMORE是历史上有名的华尔街神童,十三四岁就开始闯荡华尔街,此后横行当时美国的地下股票交易市场,因为胜率太高,搞得人家地下交易所不敢接他的生意。有点类似于水平太高的赌徒,赌场对他敬而远之。

后来,他通过一系列著名而高明的市场操作,尤其是关键的几次卖空操作,赢得了巨大的财富。年纪轻轻就意气风发,开着世界最豪华的游艇极尽享乐。此人颇具传奇色彩,曾三次破产又三次东山再起.

    他的大概观点是这样的:最初,先用较少的资金顺应市场运动的方向建立仓位,随后,根据市场的变化来采取相应的对策。如果市场随后的走向对所建立的仓位有利(也就是说,假如你建立的是多头仓位,市场随后上涨),产生了账面利润,那么你可以根据情况增加你的仓位;反之,则至少不应该增加仓位,而如果行情的演变出乎你的意料和期望值太多(例如你本来建立多头仓位,结果市场连续下挫到一定幅度),你应该考虑减少直至取消你的仓位。

LIVERMORE的资金管理体系中有个很重要的思想:无论你对于市场的判断的如何,你应该时刻保持对于市场的谦虚和敬畏,你应该认识到,你不可能每一次都判断正确,无论你如何天资聪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在市场的惊涛骇浪中,你至多只能算是一个优秀的游泳者,从风险管理的概率理论角度来讲,如果你有百分之百的正确的概率,你才可能建立百分之百的仓位(筹码)去下注。而既然我们承认人类认识世界的有限性,就必然得承认,我们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拥有百分之百的正确的概率,因此,无论在什么时候,一次性地建立百分之百的概率(满仓),都是一种极端错误的行为。同样,令许多人倾家荡产的是,过度交易,殊非可取。

《孙子兵法形篇第四》对于资金管理有十分精辟的论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兵圣”孙武对于胜利(盈利)的态度,比我们许多市场中人要冷静、淡泊得多。以他的眼光来看,不亏损(不可胜)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而盈利(可胜)则是不能完全由我方所操纵、通过武力(交易)获得的。记得我刚进入外汇交易的领域时,一位前辈对我说过一句影响极深的话:“在外汇交易中,赚钱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而不亏钱,则每个人都可以轻易做到。”

点出了攻与守之间的几乎全部内在本质关系的是孙子下面的这段话:“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在交易中,攻(即交易行为),就意味着为着利润的诱惑而甘冒风险之矢石奋勇前进,守,则意味着在选择了安全的同时,也放弃了潜在的机会(即承担了机会成本)。一个不足,一个有余,如何将两者在艺术和科学的层次上融会贯通,则是资金管理的核心问题。用《笑傲江湖》中风清扬的话来说,只要你进攻,就必然有破绽。而你要做的,是发现并抓住对方的破绽。

一个成功的交易者,他的思维应该是开放的,富有远见和创造性的。他既可以在天时天利不如人意时,选择"藏于九地之下",休养生息,静观其变,待机而动;也可以在风云际会,时不我待,大趋势风生水起时,因时而作,"动于九天之上",尽享“大风起时云飞扬”、“会当凌绝顶,一览的美妙。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