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格罗斯认为要设定长期观点,否则 “ 你不是被贪婪或恐惧淹没,就是在情绪转换间摆荡得精疲力竭。即便是职业经理人,如果没有长期看法,也会变脑死 ” 。但 “ 资产布局最好架构在三到五年的长期观点上,因为只要超过五年以上,你就开始如同约翰·奈思比等未来学家的猜测了 ” 。

这话实事求是。我们的所谓价值投资者一看就是十年乃至半个世纪,浪漫到不真实。当年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可算控制计划很强,也就五年规划,凭什么在市场经济如此不确定的商业周期下,动辄十年二十年。我想主要是财富管理人希望我们的客户把钱留在他们那儿久点吧。

格罗斯反对短期搏傻,却又说:“ 在长期观点(三到五年)的大架构下,你也要留意资金流向,感受市场的潮流和想法,随着产业循环起伏(6到12个月),微幅调整资产配置。 ”

这才叫大师,说得滴水不漏。我看国内的大部分专业投资人发表看法,要么悲观得要死,要么乐观得疯狂,要么就是含含混混,不知所云。这种直线式的单面的思维方式也会套在对海外投资家的看法上,比如一写罗杰斯,就是极度看好中国。是的,罗杰斯在20世纪90年代就看好中国,现在仍看好,但他注意到中国的市场发展也是波动的曲折的,即便他写给女儿的信中也坦承:

“中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坚称软着陆是有可能的,而中国政府正在想办法控制货币供给与银行贷款,但是我看不出这样做有什么用。过去因为利率低,中国在房地产和一些制造产业方面已经投资过度,这些领域未来可能会暴跌,不过其他领域可能不会受到波及。”

格罗斯投资视野的核心元是人口趋势,这在他20世纪90年代后期写的《道听途说投资术》(Everything You ’ve Heard About Investing is Wrong)中表现得很充分。简而言之,一个国家的股市或债市或房市,长期价格都是由人口趋势所决定。一般来说,25岁到30岁的年轻人消费力最强,而且都是信用消费,如果此类人口达到高潮,就很容易拉升房价,甚至造成通货膨胀。在中国,2008年的前十年也是“婴儿潮时代” 的高峰吧,经济也因此不错。下面至少五、六年,30岁左右的年轻人应该进入低谷,会不会因此影响经济?拭目以待。

格罗斯的第三条投资法则涉及每个人的投资心理,很微妙。事实上,它涉及投资(机)的选时。这个问题,许多价值投资人不以为然,以不可知推托,格罗斯却不回避。即便运气太好,我们确实也不可能都能准时逃顶抄底,但可以根据自己的心理倾向注意调适。以闹钟为例,如早上6点是起床的最佳时间,闹钟最好在6点叫醒你。可你一般做不到这点,往往7点或4点就被 “ 闹醒 ” 了,在投资中,就是抛得太晚或买得太早。你知道这点后,就得注意训练,让自己醒来的时间接近6点钟。

格罗斯自称自己的投资闹钟总是在4点半响起。那巴菲特呢?格罗斯也有看法,请读者自己验证吧。

下大注但不要孤注一掷,是格罗斯的第四条法则,这更是投资的高境界了,要靠我们在实践中出真知。不过,如果你已不年轻了,得慎重。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