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分析师表示,在金融市场近期大跌之后,未来3个月,债市可能再次出现抛售,但他并不认为主权债券收益率会暴涨。

最近,对经济向好和高通胀的预期令长期国债收益率飙升,并导致美元走强,打乱了此前普遍预期的美股牛市。

但3月18日至25日对70多名债券策略师的调查显示,未来一年,主要国家主权债券的收益率仅会有小幅上升,这主要是受到全球央行将在未来几年保持宽松政策的影响。

3月18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报1.7540%,为2020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分析师预计收益率会在一年内从1.75%的水平再上升15个基点,升至1.90%。此前疫情让债市和股市均遭受了重创。

外媒另一项对外汇分析师的调查也得出同样的结论。该调查显示,伴随着美债收益率上升而走强的美元可能会在未来一年内走弱。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宏观策略主管埃尔温·得·格鲁特(Elwin de Groot)表示:

“经济增长前景好转以及通胀上升只是短暂地推高了债券收益率,因为通胀上升也很可能是暂时的。”

不过,市场对加息时间的预期远远早于主要央行自己的预期,分析师预计这可能引发短期市场波动。

接受调查的策略师中,有34位策略师表示,下一季度债市有可能出现另一轮抛售,其中有4位策略师表示,抛售的可能性很大。

至于当前通胀预期对全球债市的定价如何,有24位分析师表示在正常范围内,15位表示太高了,6位表示太低了。

美国10年期通胀保值债券的盈亏平衡通胀率上周升至2014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美联储已经承诺,即便通胀率今年突破2%,也会保持利率不变。这是美联储为了改善就业而精心设计的一个赌注。

目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丝毫不为所动,10年期美债收益率自1月以来已上涨了约80个基点。

至于美债收益率上升到什么水平才会触发美联储控制收益率曲线,普遍预期是2.25%至2.50%,比一年多以来的高点高出约50至75个基点。

荷兰国际集团首席国际经济学家詹姆斯·奈特利(James Knightley)表示:

“让美联储警觉的不一定是特定的收益率水平,更有可能是收益率变化的速度。如果美债收益率反应的是经济基本面,那么美联储会感到高兴,但如果他们觉得收益率变化过快,那就有可能促使他们控制收益率曲线。”

尽管近期国债收益率上升,但以历史标准来衡量,美债收益率仍处于低位,但预估区间的高点和低点均在上升,这预示着有上行的风险。

同美国国债一样,今年其它国家的基准国债收益率也有所上涨,不过增速较缓,且预计未来一年上升的幅度也很小。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市场经济学家托马斯·马修斯(Thomas Mathews)表示:

“如果我们对美国国债收益率将继续上升的预测是正确的,那么这可能会给其他地区的长期国债收益率带来一些上行压力。但我们认为,其他国家的长期收益率的增幅将继续低于美国,原因如下。

首先,我们认为美国以外大多数地区的经济增长前景并不那么强劲。其次,我们认为即便在经济复苏的情况下,比起美联储,其它央行更倾向于确保长期国债收益率保持在低位。”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