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Michael Every称,周一的情况证明了上周五市场的价格走势是由于上月底债券空头回补所导致的,而不是由于市场意识到央行在控制长期国债收益率。

Michael Every表示,周一的情况表明通胀仍然是债券市场所不愿看到的情况。美国供给管理委员会(ISM)的制造业调查显示,认为物价正在上涨的公司数量连续第三个月保持在100%。

近期,美国众议院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现在该计划将提交给参议院。这又将引起通胀上升的担忧,并反映在价格之中。因此,长期国债收益率正在上升,股票和大宗商品也是如此。

Michael Every表示,各国央行将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而不是寄希望于市场参与者会接受他们的口头干预。

他还表示,至少在向市场发出信号(不管信号是否真实)方面,各国央行需要做得比欧洲央行好:就在至少一位欧央行委员会成员发出可能需要增加购债规模的呼吁之际,欧洲央行可能正在缩减购债规模。

Michael Every称,央行们需要像澳洲联储那样采取行动。周二,澳洲联储将较长期的量化宽松购买量增加一倍,达到40亿澳元,打击了债券空头。不过Michael Every表示,澳大利亚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大幅下跌,是美国上周五债券空头回补的结果,而不是市场对40亿澳元这一数字感到意外。

Michael Every表示,各国央行有能力控制曲线,如果它们愿意的话,它们可以把收益率维持在任何它们想要维持的水平上。市场开始呼吁美联储转向新的收益率曲线控制方式,将量化宽松的重点放在收益率曲线的末端,即随着通胀上升,使收益率曲线变得陡峭。

Michael Every称,正如多年来以及最近多次强调的那样,在通胀飙升之际,央行大力干预市场的唯一问题是,在干预后市场不会回到正常的自动调节状态。

最近,美联储戴利认为在政策工具方面,QE和扭曲操作是“第一工具”,但并不忽视收益率曲线控制的使用;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表示,上周债券市场的变化速度引起注意,但预计要缩减债券购买规模还需要一段时间。

Michael Every表示,美联储还没有将他们的权力直接运用到劳动力市场上(干预15美元的最低时薪问题)。

他认为,央行们对收益率曲线的控制有以下三种情况:

央行不介入:长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甚至可能超出预期,导致股市受到拖累,美元被推高,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进而市场开始恐慌,政府和企业也开始恐慌。每个人都深受其害。

央行介入:就像澳联储那样,控制长期国债收益率,使得股市进一步上涨,美元贬值,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市场很狂热。企业也可以自由地开展许多项目。那些拥有长期资产的人可以享受这一切的好处,那些从事长期工作的人也可以在安稳的环境下工作。政府可以随心所欲地支出,不过这看起来不太可能。

央行和政府一起介入:他们将直接把重点放在劳动力市场上,并实施一系列财政和货币政策来保持流动性。

那么,上面哪个方法才是最好的方法呢?这就是央行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