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时代刚刚开启,石油市场就上演了一波大行情,到了夏季,当疫情渐渐受到控制,美国人重新开始频繁驾车出行时,需求可能进一步恢复。

截至上周五收盘,美国原油价格较之11月3日大选投票日已经足足上涨了63%,而如果截至上周四收盘,涨幅更达到了69%。

数据显示,自从纽交所1983年开始交易原油期货以来,所有后选举周期当中的油价涨势,在本轮的涨势面前都只能甘拜下风。涨势排名第二的是老布什总统1988年当选之后,当时同期内的油价涨幅也不过只有31%。

汽油价格自然也随着上涨。根据美国汽车协会(AAA)的数据,大选以来,美国全国汽油平均价格已经累计上涨27%,至上周已经达到每加仑2.70美元(合每升4.62元人民币)。

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石油市场这一轮狂暴的涨势,其中没有任何地缘政治因素,甚至没有任何政策因素的作用。这完全都是因为人们越来越相信,疫情最糟糕的时刻已经结束,美国经济将迎来强劲复苏。市场上充满了美联储投放的廉价资金,华尔街正在投出巨额赌注,豪赌美国对原油的需求将出现戏剧性的增长。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主任博道夫(Jason Bordoff)评论道:

“原油价格的上涨,其实是反映了伴随全世界开始走出疫情最严重阶段,开始疫苗全面接种的情况下,人们对于经济增长的前景正日益感到乐观。”

最近几个月以来,美国在对抗疫情方面已经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进展。辉瑞制药和Moderna去年年底相继推出了有效率极高的疫苗,而分发和接种工作在一开始遇到点挫折后,现在已经开始加速。与此同时,单针疫苗现在也呼之欲出了。

伴随越来越多美国人接种,飞机、汽车和轮船等交通工具的需求也随着恢复,而这自然就会让之前几乎被疫情危机摧垮的原油需求彻底翻身。美国银行稍早时已经发布了预期,宣称油价将在2023年迎来20世纪70年代以来最快的上涨速度。

油价会像游戏驿站那样上涨?

不过,正像当初的抛售狂潮和负价格过于荒唐一样,现在也有人担心油价近期的飙涨可能含有高度的不理性成分。

“看上去,这与其说是基本面在变化,还不如说就是一场单纯的金融涨势。”

路孚特美国原油分析部门负责人米切尔(Jim Mitchell)直言不讳地表示,在他看来,美国当下的实际油价要比供求关系所决定的合理价格足足高出了7到8美元。

尤其需要看到的是,美国原油价格最主要的决定因素是汽油需求,而2月间的实际汽油需求情况创下了1997年以来的新低。

那么,原油价格为什么会跑到自己的基本面前头?答案是,流淌在华尔街上的海量廉价资金总是要找一个去处的。当下,联储将利率死死按在历史性的底部,实质上就是在鼓励和怂恿投资者去押注各种风险资产。从特斯拉股票到游戏驿站股票,从比特币到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多种资产都火爆得惊人。石油当然也可以加入到这场疯狂派对当中,尤其是,原油等大宗商品,本身就是一种针对未来高通胀前景的对冲。

Oil Price Information Service全球能源分析部门负责人克洛扎(Tom Kloza)表示:

“我们就是在随着资金的潮流水涨船高。不过,如果这些资金持续流入,原油就会变得有点像游戏驿站的股票了。

换言之,油价当下的涨势也可能是不可持续的。

不过至少现在,华尔街的多数分析师还是相信涨势只是刚刚开始。高盛日前刚刚调升了第三季度美国油价平均水平预期,从62美元一举提高到了72美元。一些投资银行甚至开始大谈所谓新“超级周期”,认为油价完全可能涨到三位数。

对这些看法,克洛扎的评价是:

“谈这些实在是为时过早。这就好像一名运动员才获得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冠军,人们就开始迫不及待地谈论建立王朝了。”

3美元汽油的风险

原油价格飙涨,自然也就带来了相应的风险,即,能源价格要是涨到了足以让驾车的人们感到不适的地步,迫使他们减少出行,岂不是会让经济复苏的脚步变得迟缓?

克洛扎评论道:

“每加仑3美元(合每升5.13预案人民币)的汽油价格是一个重大的心理关口,会让公众感到警觉,密切关注。”

虽然克洛扎认为每加仑3美元的价格不会在今年年内出现,但是他也警告说,如果这一幕真的成为现实,白宫和石油公司就会暴露在“不负责任的指责”的火力之下。

另外一些观察家则认为,美国人早已厌倦了隔离和封锁的日子,单单汽油价格高企,还不足以让他们放弃冲上公路和机场的冲动。

荷兰合作银行能源策略师菲茨毛里斯(Ryan Fitzmaurice)就表示:

“如果你已经被困在家里整整一年,那么不管原油价格是40美元还是90美元,你都会毫不犹豫去度假的。”

此外,与过去相比,更加数字化的经济结构(制造业减少、电动汽车增加、远程工作增加)也可能更加容易承受住高能源价格的冲击。

“与我一生当中任何其他时间相比,当今的经济对原油价格波动的敏感程度都要低得多。”

 RSM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布鲁苏拉斯(Joe Brusuelas)表示,

“我们许多人的思想还都没有跳出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时定下的框框,但事实是,从那时到现在,我们的经济已经经历了远不止一轮进化。”

不必说,造成几十年前那场危机的石油输出国家组织随时都可以为全球市场提供更多的石油。欧佩克与俄罗斯将在本周举行会议,以确定是否从4月开始放宽对产量的限制。他们如果做出相对审慎的决议,完全可能给炙手可热的油价行情泼上一盆冷水。

“石油的最后一舞”

这一轮油价大涨所发生的时间节点也非常有趣——过去四年来,特朗普政府一直对化石燃料行业高度友好,而现在,拜登政府的能源政策几乎注定要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新总统高度重视气候危机,而且在这方面行动非常迅速,他带领美国重归《巴黎协议》,撤销了Keystone XL管道的许可,还叫停了联邦土地和水域的压裂操作,而这些都将对美国化石燃料的生产造成釜底抽薪的影响。

然而,多数分析师并不认为油价当前的涨势与新政府对石油行业的约束和打击有着直接的关联。事实是,特朗普离任至今,油价的涨幅不过只有近20%。

哥伦比亚大学的博道夫教授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的能源顾问,他明确表示:

“拜登的气候政策与油价当前的涨势之间毫无关系。”

只不过,气候危机和电动汽车却都是石油实实在在的威胁。

不久前,在题为《石油的最后一舞》的研究报告当中,美国银行曾经预言说,2030年之前,电动汽车销售量在全球汽车总销售量当中的占比就将达到34%,到2035年前超过燃油汽车销售量。该行的预期是,全球原油需求将在2030年见顶。


本文来自腾讯美股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