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昨日报道指出,由于美联储大规模放水推高资产价格,2020年是空头损失惨重的一年。

在这种前所未有的乐观情绪下(这种情绪甚至超过了1999年的互联网泡沫的狂热),部分市场专业人士却做出了另一种前所未有的反应——看空美股,结果就是他们的回报完全被那些初入市场的新手碾压。

从去年三月份的低点开始,空头最拥挤的股票收益意外猛增了207%,是迄今为止历史上涨幅最大的一次。

这个数字算得上很惊人了。然而,相比于做空特斯拉的亏损,空头们这点损失已经不值得一提。

根据S3 Partners的数据,2020年特斯拉股价上涨730%以上,这导致特斯拉空头账面亏损了超过380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做空其他科技股带来的损失——卖空者的第二大重灾区是苹果公司,损失将近70亿美元。

S3 Partners董事总经理Ihor Dusaniwsky说:

“按市价计价,这不仅是2020年所有股票中最大的的亏损,也是我所见过的最大年度亏损。”

于是,去年市场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大型轧空现场——特斯拉股价越涨,空头要么强行平仓(这进一步推高股价),要么加仓来平摊成本——前者数量占比明显居多,如今空头头寸已经从一年前的近20%降至如今不到6%。

2020年7月,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通过出售带有公司徽标的限量版红色缎面短裤(“shorts”,和空头同义)来讽刺那些空头。每当特斯拉股价上涨时,特斯拉粉丝们就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穿着短裤的照片。

Dusaniwsky表示:

“空头挤压一直持续了一年,这是一条向下倾斜的直线,与任何其他股票相比,特斯拉最大的优点是绝大多数零售股东都很坚定,永远不会成为空头。他们喜欢股票,喜欢汽车,喜欢埃隆·马斯克,是坚定的长期股东。”

而且,随着卖空者的萎靡不振,持有公司18%股份的马斯克的净资产呈现爆炸式增长,使他成为全球第二大富翁。

去年12月21日,特斯拉被正式纳入标普500指数,特斯拉全年股价上涨730%,而标普500指数全年涨幅达到16.26%。有评论家认为,如果特斯拉今年一开始就被纳入标普500指数,那么该指数的涨幅将会更大。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