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已经宣告落幕,这个年头注定让人无法忘记。

抛开疫情危机不谈,对于经济和金融市场,这一年也造成了无法磨灭的影响。美国银行首席投资策略师哈奈特(Michael Hartnett)以十二张图表对这一年当中重大的市场变故进行了全面梳理和总结。

● 2020年全年都处在新冠病毒的阴影之下。2019年,病毒刚刚被发现的时候,美银就在研究报告当中指出,“疫情的广泛流行将使得2020年的社会、政治、经济和金融等各方面预期都被打得粉碎。”

● 哈奈特指出,现实是,“2020年当中,7500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170万人因此丧生,美国和欧洲受到的打击要远超亚洲。”

● 疫情在美国全面爆发之下,3月到5月,金融市场全面崩溃,美国被迫锁国,经济陷入衰退。疫情虽然从秋季开始二度爆发,但是破坏已经没有第一波那么惨烈了。

● 为了应对疫情,各种疫苗都正在加紧研发,而其中几种已经以史无前例的速度获得了批准。

● 美银预测,2021年的关键词将不再是“疫情”,而将是“疫苗”。他们估计,到明年年底,全球将有11亿人接种疫苗,这一数字远超2020年7500万的感染人数。

● 2020年3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病毒疫情定性为全球大流行病。

● 自2月及3月上旬开始,全球信贷及股票价格因为可怕的预期而开始走低,最终的轨迹近乎自由落体。

● 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全球股市就有30万亿美元财富灰飞烟灭,这场超级大崩盘无论是烈度之高还是时间之短,都堪称是史无前例。

● 第二季度当中,全球国内生产总值损失10万亿美元之巨,原油价格史上首次跌出负数,而世界几乎已经不知旅行为何物——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的数据显示,4月间,乘坐飞机出行人数同比剧减96%。

● 美国失业率一度窜升到了15%,2020年里,总计有7000万人美国人申请了失业救济。美国家庭储蓄率猛增到史上最高的34%。

● 美银的看涨看空指标显示,2020年刚开始时,美国投资者还牛气冲天,但是到了3月中旬,市场情绪就转为极端悲观,而且一直保持到6月中旬。

● 自那之后,投资者情绪开始复苏,尤其是在11月上旬疫苗利好消息传来之后。现在,美银的看涨看空指标已经达到了6.7,虽然尚不及年初的读数,但是已经在迫近卖出区间了。

● 疫情爆发,市场崩盘,全国封锁,经济衰退等等巨变也催生了史无前例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大恐慌。在过去九个月时间里,全球宣布的刺激政策总规模达到了22万亿美元。

● 各国央行每月通过量化宽松购买价值总和超过1万亿美元的金融资产,直接摧垮了收益率,打压了波动率,弥平了利差,结果就是,在现实经济依然处在衰退中的时候,华尔街却开始了资产价格大膨胀。

● 全球宣布的财政刺激规模已经达到了14万亿美元,全球债务总规模更达到了创纪录的277万亿美元,让人不能不日益担心货币政策面的量化宽松很可能正在蜕变为财政政策面的现代货币理论(MMT)。此外,在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达到了18万亿美元的情况下,债券的价格也创下了人类五千年历史的新低。

● 2020年当中,美国政府直接向美国家庭转移支付了2万亿美元,才使得消费支出在疫情和高失业率之下能够维持不坠,但是与此同时,美国公众也开始像华尔街那样,对政府救援越来越上瘾,越来越觉得是理所当然了。

● 政策恐慌推动下,第二季度当中,华尔街上演了史诗级的大涨势,经济也开始走向V形复苏。

● 中国是全球复苏的领头羊,其工业产出和出口迅速恢复到了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是相比之下,更让人难以想到的,是美国消费支出的持续强劲,零售销售额目前较之2020年1月高出了320亿美元。

● 以3月低点开始计算,全球股市总市值猛增40万亿美元,目前超过了100万亿美元。

● 与今年美股的戏剧性涨势相比,过去百年间四次最惊人的涨势,即1929年、1938年、1974年和2009年,全部都黯然失色。

● 走向2021年之际,华尔街满心乐观,标普500指数基于近十二个月盈利记录的市盈率已经超过25,这样的水平此前只在1921年和1999年出现过。

● 面对这样的行情,分析师们给出了种种解释,比如“不要和美联储作对”,比如先现代货币理论之动而动,比如科技进步引领生产率长期增长等。他们宣称,这些足以让股市未来若干年内都表现强劲,但也有不少明眼人找到了一个更简单也更传统的解释——“泡沫”。

● 华尔街2020年的另外一个重要特质就在于,回报是高度两极分化的。标普500指数当中最重量级的五家企业股票已经在指数中占比25%。

● 在2020年当中,涨势分布在各种不同风格、板块、规模和地区的古谱当中,年底之际,多数古谱和信贷投资者口头都挂着相同的热词,即“杠铃投资”。

● 归根结底,据说是为了对付贫富不均而建立的美联储,在这个目标上可谓是遭到了惨痛的失败。美国银行的研究报告说得明白——“疫情使得贫富不均在2020年越发严重”。金融资产相对于美国整体经济的占比一路窜升,达到了6.3%的历史新高。

这样的局面,没有一场剧烈的变革看似注定无法解决了——未来若干年的主调预计将是越来越大的政府,贬值的美元,政策从货币面的量化宽松走向财政面的现代货币理论。

所有这一切看似都是为了提高劳动力相对于资本的价格,但是具体作用却是南辕北辙。哈奈特强调,2020年当然是疫情之年,但是这一年“同样应该作为通胀和利率的长期低点之年被铭记”。


本文来自腾讯美股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