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横行的这一年,计算机从未见过如此剧烈的波动,丧失了识别投资机会及规避风险的能力,这让那些活跃在对冲基金界的人类,终于得以战胜机器。

在被计算机驱动的量化策略击败和超越数年之后,人类投资者终于在2020年重新登顶。即使是最复杂的量化基金,尤其是大型金融公司如文艺复兴科技和Two Sigma等,在大流行肆虐的2020年,其交易策略也因从未见过的波动失去了盈利能力。

彭博社引用的数据显示,那些由人来管理的投资基金,无论是靠运气或是技巧,都获得了10年来最好的收益水平 ,包括老虎基金、Coatue资产管理公司和D1资本等,回报率都超过了35%。这些公司表示,在这个最不寻常的一年,人类终于能够顶住机器看似不可阻挡的上升势头。

得益于对科技和私营初创企业的投资,由人掌控的股权投资基金,去年轻而易举获得比S&P 500涨幅要高一倍的回报。与此同时,许多抱怨多年波动性较低的宏观基金经理终于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Covid-19大流行引发了10多年来最大的波动,全球经济停滞不前,世界各国央行释放了空前数量的宽松货币。

举例来说,安德鲁·劳(Andrew Law)旗下的Caxton Associates就利用了这一优势,仅在去年11月就上涨了36%。但同样的动荡也导致了一大批量化基金的破产,这些公司的计算机模型依赖于从历史数据中寻找机会,但许多人从未遇到过今年这样百年一遇的疫情大流行。

著名的对冲基金——文艺复兴(Renaissance)创始人西蒙斯,在9月份致客户的一封信中表示,由于公司对3月份崩盘时的对冲不足,而4月至6月股市反弹时又对冲过度,其旗下基金产生了亏损。显然,由计算机运行的交易模式对最初的问题进行了“过度补偿”。这些量化分析策略往往是根据过去50年来的数据制定的,而这些数据在今天已经不重要了,因此这些量化策略在今年的市场上变得徒劳。

文艺复兴旗下的偏多基金今年截至10月底下跌了约20%。这家管理资金750亿美元机构的市场中性基金同期下跌了约27%,其全球股票基金下跌了约25%。

同时,量化对冲基金巨头Two Sigma的风险溢价策略今年截至上月底损失了11.5%。这家管理资金580亿美元机构的绝对回报基金下跌了2.7%,而其绝对回报宏观基金更是大跌了23%。


本文来自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