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货币学者巴里•艾肯格林在《金融时报》撰文指出,当前看跌美元的四个理由都有瑕疵,押注美元持续下跌是不明智的

对于美元为什么会下跌,人们提出了四个观点。

首先,作为一种避险货币,美元在不确定性飙升时会走强,如同今年3月时那样,如今随着疫苗推广,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最糟糕的不确定性已经过去。

然而,疫苗相关的新闻已经在市场上流传开(已经priced in)。疫苗的生产、分发和接种可能还残存一些不确定性,但这肯定不足以成为美元进一步下跌20%的理由。

第二,美联储还在持续放松货币政策——在扩大资产负债表方面,美联储比其他央行更加积极。然而,其他央行也没有结束宽松政策。欧洲央行似乎尤其不愿意看到欧元进一步走强,并已经暗示将采取行动抑制货币升值。

第三,美国存在预算和经常账户“双赤字”问题,必须通过引进外资解决。要吸引外资就需要通过美元贬值来提高美国资产吸引力。

可以肯定,美国政府很可能继续长时间维持预算赤字。随着公共部门储蓄减少,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美国经常账户(总投资-总储蓄)将进一步陷入赤字。

然而,问题恰恰在于其他条件并非不变。美国公共储蓄可能下降,但私人储蓄却增加了。这可能是由于疫情导致的:在隔离期间,人们度假和外出消费减少。但另一部分原因可能是长期的,美国家庭已经认识到自身预防性储蓄的不足。仅仅失业四周就无力支付房租便是一记警钟。大萧条曾导致美国储蓄率上升,并保持在较高水平,新冠疫情应该也有类似效果。

投资也会受到影响。在企业对疫情后形式有更清晰认识之前,大型投资项目将会搁置。在与汇率预测相关的未来几年中,即使美国储蓄率保持低位,投资可能也会保持在较低水平。

外汇市场显然还没有接受这些观点,但其他市场投资者已经接受了。如果可能出现国内储蓄率持续下降和投资早期恢复的情况,那么我们应该看到美债交易隐含利率和通胀的提升,然而这个方向的变动很小。

最后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地缘政治主导地位的终结不可避免地预示着美元的贬值。美国自二战以来的全球霸权地位是美元成为主要货币的重要基础。如今,特朗普反复无常的单边主义削弱了这种主导地位。其他国家将美国视为一个制度受损的国家和不可靠的盟友。对他们而已,人民币是不错的替代品。

尽管这个观点有一定道理,但即将上台的拜登可以通过多边主义和重新和盟友承诺修复之前的损害。


本文来自智堡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