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半年时间当中,巴菲特(Warren Buffett)似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3月间疫情乍起时,许多人都希望巴菲特能够再现2008年在金融风暴中大胆投资美国银行和通用电气的壮举,但事实上,他除了空喊“永远不要做空美国”之外,就再没有什么重大投资举措,相反倒是一直在卖出股票,从航空板块到金融板块。与此同时,伯克希尔的现金自然也持续膨胀。许多人都因此表示了对巴菲特的不满。

在沉寂许久之后,巴菲特和伯克希尔突然又动如脱兔了。第三季度当中,他们四处出击,多笔下注,甚至触及到了之前难以想象的金矿股和科技IPO。那么,从当初的无所作为到近期的高度活跃,半年多时间里,伯克希尔和巴菲特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许多来自不同方面的专家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批评声四起

巴菲特在公司第一次线上股东大会上高度谨慎的话语,再加上他所披露的事实——伯克希尔在第一季度当中并没有利用疫情恐慌席卷市场造成的价格暴跌机会,相反现金储备又增加了90亿美元——让许多人都感到不满,一时间,若干位评论家都先后将矛头指向了他。

毕竟,大家所熟悉的巴菲特绝不是眼前这样,而是相反,曾经在2008年金融危机至暗时刻大举出击,注资高盛和通用电气,还有2011年投资美国银行等。

“我们之所以无所作为,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具有吸引力的选项。”巴菲特5月间对伯克希尔交易战线的平静解释道,联储迅速介入支撑市场,是导致机会匮乏的重要原因之一。

美股迅速反弹之后,迅速崛起的日间交易网红波托伊(David Portnoy)干脆不屑一顾地说巴菲特“过气”了,“那个老人已经失去了投出快球的能力”。著名投资人费舍尔(Ken Fisher)说巴菲特因为年纪而变得迟缓了。对冲基金巨头阿克曼(Bill Ackman)更是用行动说话,卖掉了自己的10亿美元伯克希尔股票。

基金经理人斯梅德(Bill Smead)批评巴菲特和芒格在崩盘期间“因恐惧而选择了作壁上观”。甚至连特朗普总统也掺和进来,在巴菲特4月间出清航空公司股票时宣称他“犯下了一个错误”。

应对危机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表示,他当时的头号重点是平安度过疫情,而非利用疫情获利。“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永远都不会用别人的钱去冒险。”

巴菲特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必须对股东负责,与此同时,他也清楚地知道公众对伯克希尔的印象将对公司的生意产生怎样的重大影响。

Cheviot Value Management投资组合经理人波洛克(Darren Pollock)解释道:

“巴菲特所管理的不是一只简单的投资基金,而是一家巨大的综合企业,而居于其核心位置的,是一系列保险生意。”

他接着说,一张漂亮的资产负债表,充足的现金储备,这些都可以帮助保险生意吸引客户。

“伯克希尔强势的财务状况是一种战略性优势,与多获得一点投资利得相比,巴菲特更愿意继续持有这些现金,确保这一优势,这完全是一种合乎理性的选择。”

巴菲特这次之所以高度谨慎,也和疫情自身的独特之处有关。

财经博客作者龚古尔(Brian Gongol)密切追踪伯克希尔已经超过十年了,他解释说:“如果我们经历的只是一场普通的金融恐慌,我敢打赌,他肯定早就入场‘捕猎大象’了,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样的恐慌迟早都是要过去的。”

“可是这一次,是整个现实世界拖累了经济,然后经济再将股市也拉进了泥潭。”

甩掉航空股票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爆出猛料,称伯克希尔4月间就已经出清了自己持有的全部美国四大航空公司,即达美航空、联合航空、美国航空和西南航空的股票。

“我们建仓航空股票,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他当时表示,“伯克希尔的价值现在遭到了损失,就因为我们当初建仓的决定,真的不如不做。”

巴菲特之所以卖掉这些股票,是因为他无法确定旅客需求在未来两三年时间里是否能够完全恢复原貌。他说,如果那一天无法尽快到来,航空公司恐怕就将被迫处理掉多余的飞机,以及降低机票价格。

伯克希尔首席执行官当时还描绘了这样一幅可怕的场景:航空公司承受巨大亏损,债台高筑,将不得不用自己的盈利来偿还政府的贷款,交出自己的股份来换取援助,发行新股来筹措资金,使得既有股东的股权被大幅度稀释。

“整个行业在当时的前景确实是暗淡之极。”马里兰州大学金融学教授凯斯(David Kass)分析道,“在真正安全有效的疫苗完全到位之前,经济是不可能真正充分复苏的,而这需要多长的时间,当时谁也不知道。”

他补充说:“投资者当时还害怕航空公司用认股权证从财政部那里换取贷款或者担保,使得股权被严重稀释,事实上,至少有一家航空公司已经被认为破产风险非常可观了。”

龚古尔推测说,巴菲特当时做出这一决定,很可能只是认为太多的因素都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当你的未来全部掌握在上帝和政府的手中,作为一名股东,日子就不好过了。”

卖股票囤现金

第二季度当中,巴菲特在投资方面依然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当季,伯克希尔净售出股票128亿美元,除了清仓航空公司之外,他们还大幅削减了富国银行、摩根大通和高盛等金融公司的股票。

不过,到了第三季度,风云突变,伯克希尔打开了钱包,宣布了价值总计超过350亿美元的投资。

7月上旬,他们斥资100亿美元,收购了Dominion Energy的大部分天然气资产。截至8月4日,在连续十二个交易日当中,他们总计购买了21亿美元的美国银行股票。几周后,他们又披露,在过去十二个月时间里,他们已经先后入股五家日本最大的商社,至少获得了后者各自5%的股权

9月间,云数据平台Snowflake上市时,巴菲特的公司购入了他们价值7.35亿美元的股票。此外,他们还决定向广播电视公司Scripps投资6亿美元,换取了若干优先股,以及未来以固定价格购买价值3亿美元普通股的认股权。

最后,根据伯克希尔第三季度的财报,他们还回购了价值90亿美元的自家股票,创下公司历史纪录,而投资组合更新则显示,他们在此期间内还向医药板块投资了大约50亿美元。

当然,截至第二季度结束时,伯克希尔的现金足有1470亿美元,这些投资和其相比,无疑还是小巫见大巫,但是专家们着重指出,这些交易依然是很有价值的。

Aleph Investments的默克尔(David Merkel)评论道:“如果他能够不断进行中等规模的交易,而且不断赚钱,那么对于伯克希尔而言,这显然是好过让现金一直闲置,不断增多。”

“他现在确实有足够的资金去做一笔大交易,但是我想,他对大叫一点要求将是非常严格的,恨不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那种级别。”

鉴于市场上现在很少有可观的折扣,未来总会有更好的买进时机,巴菲特其实并不介意继续囤积现金,他不会因此而感到多大的压力。

“持有现金并不是多可怕的理念。” Pelican Bay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投资组合经理人哈特(Tyler Hardt)指出,“资金总是能够等到派上用场的机会的。”

巴里克和Snowflake

在伯克希尔2020年的投资当中,有两笔尤其值得关注,即巴里克黄金和Snowflake的交易,因为这两笔交易实在是太特殊了。

众所周知,巴菲特看重资产的生产性,而对黄金高度不感冒。与此同时,他过去也总是规避那些尚未实现盈利却估值高企的科技股票,规避IPO。

波拉克分析道,在伯克希尔的眼中,巴里克黄金的魅力可能是在于,公司管理层出色,债务水平和运营成本在不断降低,再加上金价上涨的前景正推高他们的利润率。

“为这些基本面的改善支付合理的价格,这是纯粹的价值型投资操作,这一交易应该要么是韦施勒(Ted Weschler),要么是库姆斯(Todd Combs)的手笔。”

与此同时,伯克希尔在Snowflake的投资,价值已经翻升了一倍。不过,专家们指出,这到底是不是一笔有意义的长期投资,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凯斯发现:“库姆斯和韦施勒实质上是在扩展伯克希尔的‘舒适圈’。”不过,由此也可能带来相应的风险,即过度远离巴菲特久经考验的那些原则,陷入投机狂热,成为贪婪的牺牲品。

哈特就认为:“巴菲特当时保持谨慎是对的,而现在,甚至应该更加谨慎。”

“现在,投机过度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他指出,从所谓“空白支票公司”到IPO,从散户投资狂热到高耸入云的估值,“真可谓是群魔乱舞”。


本文来自腾讯美股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