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上市。上市首日,其公司股价较发行价大涨86%。目前该公司市值为500亿美元左右,超过了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著名企业杜邦,是拥有肯德基、必胜客等品牌的百胜集团市值的1.5倍。

12月11日,民宿巨头Airbnb上市。上市首日,相对于其发行价,Airbnb的股价上涨了113%。目前Airbnb的市值在800亿美元左右,比国际著名的五星级酒店万豪、希尔顿和凯悦集团加起来的市值还要高。

就在不久前的9月中,美国软件公司Snowflake上市。上市首日股价大涨112%。目前Snowflake的市值约930亿美元左右,和通用电气集团差不多。

这些公司股票的共同特点,就是都属于“新经济”,在上市首日即受到热烈的追捧,其市值涨幅让人咋舌,在公司成立短短几年或者十几年之后,就轻松超越了同类行业中的百年老店。而且他们并非特例。截止2020年12月10日,今年IPO的美股公司,上市首日的平均价格涨幅达到了38.7%,在过去40年中仅次于1999(71.2%)和2000年(56.3%),排在第三

这些情况,让人依稀想起1999年时科技行业的盛况。很多读者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在新冠大流行的2020年,股市和IPO市场会如此火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最终也会像2000年那样以泡沫破裂和市场大跌来收场么?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问题:疫情严重,却丝毫没有降低股市的热度。这背后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资金的成本大大降低。从年初开始,为了应对突如其来的新冠大流行,世界主要国家的央行和政府纷纷把基准利率降为零,并且推出各种财政刺激政策。这些措施大大降低了债券的投资收益。

举例来说,目前美国10年期的国债收益率在1%以下。如果扣除平均通胀率2%,那么10年期国债的真实收益率就是负的。欧洲工业国和日本的情况也差不多。

现在我们假设投资者的投资维度为未来的10年。他可以选择购入一个10年期债券,获得一个几乎肯定为负的实际收益。或者他可以把钱投入股市,获得大约3%左右的真实盈利收益率(即市盈率的倒数)。这样一比较,我们就能看出为什么股市有这么强的吸引力了:实在是因为债券的预期收益太低了。

下面我们来讲第二个问题:因为上面提到的原因去买股票的话,会不会造成股市泡沫?

从公司基本面来看,目前受到追捧的那些“新经济”IPO,确实有让人担心的地方。举例来说,今年IPO公司的估值水平,用市销率来计算的话,中位数在23.9倍左右。也就是说平均来讲,公司的股价为其过去12个月销售额的23.9倍。注意,是销售额,而非盈利的23.9倍。这个估值倍数,是过去20年的新高,仅次于2000年科技泡沫破裂前夕的疯狂估值水平。当时IPO公司的平均市销率达到了50倍。

用市销率代替市盈率为一些科技企业估值,本身已经考虑到这些公司连年亏损,根本没有盈利可言,可以说是这些亏损企业的“遮羞布”。但更为夸张的是,有些IPO的公司,别说盈利了,连销售额都没有。

比如有三家电动汽车公司在今年IPO。Hyliion的销售额为可以忽略不计的100万美元,其市值则高达24.2亿美元,照此计算其市销率为24200倍。Fisker和Lordstown的市值分别高达41.1亿和34.2亿美元,而他们的营收则基本为零,因此市销率为无限大。对于这样的公司来说,连市销率都无用武之地了。

长期来看,追捧热门股票IPO,并不是一个聪明的投资策略。研究(Ritter, 2020)显示,购买IPO股票接下来1、2和3年的投资回报,不如购买并持有相似规模的已上市公司股票,两者之间的年回报差别分别达到了4.1%,7.6%和2.9%。

背后的原因并不让人意外:被市场追捧的IPO股票,其价格往往会快速上涨到令人咋舌的水平,并过度消化其未来的增长期望。一旦其增长达不到一开始的乐观预期,其股价更有可能下跌,因此买了这种IPO股票的股民,其承担的风险更高,也更容易失望并亏钱。但是对于广大股民来说,火爆的IPO市场刺激了他们的投机需求,甚至让他们产生从股市中赚钱很容易的错觉。

由于资金成本被压低,因此股市在这个时候对于投资者有更强的吸引力。在这种吸引力的刺激下,加上科技公司的固有光环,造成了今年特别火爆的IPO市场。投资者需要睁大眼睛看到火爆景象下面蕴藏的风险,在购买任何股票之前都要做基本的尽职调查和基本面分析,不要盲目跟风买入那些还没有盈利,甚至还没有营收的公司股票,坚持做一个理性的聪明投资者。


本文来自伍治坚证据主义,作者:伍治坚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