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美联储大规模放水,缓解了流动性危机,而美指自3月22日达到103的高点后,下跌了近13%。图1显示,美元指数今年下跌了6.5%,目前正处于2018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市场对美元2021年的表现持悲观情绪,有人认为美元熊市刚刚才开始,并且预计美元在接下来三年将继续贬值20%至30%,而其他国家的央行(如欧洲和日本央行)也表示,不会让美元无限制地升值,因为这将极大地影响本国的经济“复苏”,并给长期通胀预期带来压力。

那么我们还能期待美元在明年1月份的反弹吗?

图1 美元指数以及其移动均线

首先,要考虑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影响。自3月份以来,美联储的资产规模几乎翻了一番,从2月份的4万亿美元增至7.4万亿美元(图2,左框)。图2(右框)显示了过去一个周期内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资产增长差异,以及其与欧元兑美元汇率之间的关系;央行可以通过使用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来影响汇率。

然而,最近几个月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的资产增长差异已经在缩小,美联储最近一直非常安静,而欧洲央行则通过PEPP计划不断向市场注入新的流动。即使美联储仍可能在2021年再为市场注入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每季度2400亿美元),但分析师认为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动态很大程度上已经反映了未来12个月的情况,因此对美元的影响会减小

图2 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增长与欧元兑美元趋势

市场对美元仍然极度悲观

今年美元大幅贬值,而市场对2021年美元的预期仍然非常悲观。不过历史上G3国家(美国、日本和欧元区)货币连续两年大幅贬值的情况并不常见,在经历急剧下跌后,其往往会出现短暂的反弹。

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报告,投资者仍非常看空美元,美元净空头合约达20.9万份,大部分都是做多欧元兑美元。虽然CFTC的数据仅覆盖了少量场外交易的成交量,但也让我们对外汇市场目前的仓位状况有所了解。因此,如果美元在未来几周开始升值,极端的仓位可能导致大量空头回补

图3 美元指数与美元净空头合约

1月份美元将出现季节性上涨

图4显示了美指在过去50年的季节性波动。12月对美元来说是一个疲软的月份,平均回报为-0.85%,但1月是美元表现最好的月份,自1971年以来,1月份美元指数平均回报接近1%

虽然美元过去的平均表现并不能代表未来的走势,但分析师仍有信心在2021年初做多美元,特别是美元在过去9个月大幅贬值13%之后。

图4 美元季节性波动

做多美元可作为对冲手段

近年来,我们也看到,做多美元可以为投资者提供一个很好的避险方式,以防止价格波动性的突然上升和长期的市场压力。

图5显示了美元和美国股市之间的关系;特别是自疫情以来,美元贬值普遍伴随着股市走高。因此,持有美元可以在短期内对冲风险资产价格突然逆转的损失。

新的封锁措施仍不确定会持续多长时间,欧洲国家一开始解除限制,病例就会大幅增加。尽管三种不同的变异病毒(英国、威尔士和南非)目前对新冠疫苗不构成风险,但各国政府肯定会从过去几个月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并在未来几个月实施严格的限制措施。

分析师表示仍然看好股市(大型科技股FAANG、科技ETF),因为2021年更严格的封锁政策许需要很高的财政成本,更多的流动性注入应该会继续支撑风险资产价格走高,尤其是超大型增长股。然而,当封锁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的时候,股市可能会出现10%到15%的盘整,投资者就应该要充分分散投资,对冲市场的不确定性

用UUP做多美元

那么,要如何做多美元来对冲市场风险呢?

其中一种方法是买入德银的美元指数看涨基金(UUP),该基金追踪一篮子货币相对于美元的汇率,当美元升值时基金升值,当其他货币(如欧元、英镑)走强时基金贬值。多年来,美指和UUP之间的关系一直非常紧密,因此做多UUP可以为投资者提供通过ETF做多美元指数的机会。

UUP在12月中旬触及24.2美元的低点,这是该指数在21.2 – 28.9美元区间的38.2%斐波那契回撤位。移动平均线等指标仍然发出强烈的看跌信号,但分析师认为现在是UUP逆转的好时机,第一目标位为25美元(50%斐波拉契回撤位),而且应在24美元的心理支撑价位下设置止损点

图5 UUP行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