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为确保供应,中国的一些独立炼油商在本月初抢购原油,比往年都要早,亚洲对原油的需求也在12月推高了原油价格。但是现在,亚洲的许多炼油商对原油现货的需求已经基本得到满足,并将在明年一二月份装船,现货油价也逐渐失去上涨动力……

阿布扎比的Murban原油上周在亚洲现货市场的售价自去年8月以来首次低于官方价格,欧洲第三大石油商道达尔公司(Total SE)周五也在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的电子平台上将原油折价出售,俄罗斯ESPO的现货差价也从六个月高点回落。

此前波斯湾产油国原油价格上涨,炼油商转而从大西洋盆地(尤其是美国)购买更便宜的原油,导致了俄罗斯和中东的油价走低。向美国买油一开始的确推高了美国的油价,但是现在购买量已经下降,其现货原油的成本也将随之下降。

同时,迪拜/阿曼原油的溢价周一跌至三周以来最低水平,是现货原油市场疲软的又一迹象。根据石油经销商PVM Oil Associates的数据,周一迪拜原油的掉期溢价也收窄至每桶17美分,上周为33美分。

不过,亚洲的原油采购活动并没有完全停止。

中国荣盛石化有限公司正在寻求购买轻质或中质原油,预计明年2月装货;而印度的曼格洛尔化工(Mangalore Refinery&Petro chemicals Ltd.)正在为高硫原油招标;韩国炼油商还购买了约800万桶北美原油,预计明年三月份抵达韩国。

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在2021年的第一批石油进口配额中向私人炼油商和贸易商发放了近1.23亿吨的额度,比今年的第一批配额增长18%。

近期亚洲原油采购量的缩减已影响到其他市场。

里海管道财团(CPC)混合油由哈萨克斯坦的原油制成,从黑海的一个码头发货,现其价格已经走软。而美国的原油现货价格在一周内下跌了20至40美分/桶。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est Texas Intermediate)等二叠纪原油期货周一较纽约商交所期货溢价1.45美元,而其在12月14日曾达到了1.80美元的溢价。

北海主要原油表现尚可,但交易员表示,对北海原油的需求仍不够强劲,不足以消化油轮上储存的近700万桶原油。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