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和2020年,几乎所有国家的法定货币都输给了对手黄金和比特币。全球新冠疫情期间,央行的流动性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加上政府刺激措施扩大了货币供应,对法定货币的购买力带来了压力。

一国法定货币以该国国家信用为后盾,而外汇市场衡量一种货币对其他货币的价值。从相对于黄金、比特币和其他硬资产的价格走势中可以看到,法定货币整体贬值将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美元从2002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跌至2018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不过同样是储备货币的欧元则被华尔街看好

法币贬值是大势所趋

外汇市场的一大重要作用是衡量一种货币对另一种货币的价值。各国政府都寻求稳定的外汇工具,储备货币则是不二之选。世界各国央行都持有储备货币,相信本国的政治和经济稳定能支撑其价值。

所以各国政府干预汇率、管理汇率水平的情况并不少见。当一国货币下跌时,政府通常借助干预以缓解货币下跌的趋势,以维持汇率的稳定性。

而货币市场的趋势往往是长期形成的,价格飙升是罕见的情况。种种迹象都表明,现在的趋势是法定货币正在整体贬值。

黄金和比特币叫板法币

近两年,黄金和比特币正在挑战传统法定货币的地位,也挑战着政府提供稳定性的能力。

2020年金价创下2074美元的历史新高,美元相对黄金的价值跌至历史新低。除了美元外,几乎所有货币兑黄金的价值都跌至新低。

虽然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才问世10年,但它们提供了一种替代传统货币工具的选择。比特币在2010年每枚才6美分,而到了2017年底,期货开始交易,比特币一度升至20650美元的历史新高。上周,一份法定货币价值的报告显示,加密货币每枚涨至23915美元。比特币和其他8000多种数字货币对全球货币体系构成了直接挑战。

黄金和比特币价格的上涨表明,发行法定货币的国家的信用正在下降,并逼近信用警戒水平。

拜登是欧元之友?

2021年1月20日,拜登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

与特朗普不同,拜登承诺修补与世界各地盟友的关系,并以全球主义的外交政策开创一个合作的新时代,而欧洲是美国最强大的盟友之一。

另外,特朗普视美元贬值为贸易谈判的一个工具,而拜登政府则可能会采取过去使美元走强的政策。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欧元兑美元会下跌。美国在贸易方面与欧洲加强合作、拜登承诺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以及美国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方面减少对欧洲施压,都可能导致欧美上升。

无论如何,经过四年与欧洲的紧张关系,拜登上台,美国与欧洲恢复密切关系或将加强欧洲经济地位。

在特朗普4年的总统任期内,欧元兑美元一度跌至1.0367的低点。但自那以来,欧元一直走高。华尔街分析师Andrew Hecht认为,美国向全球主义的巨大转变将利好欧元,使欧元成为外汇市场上最好的选择。

宽松环境下,商品货币更吃香

Hecht认为,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性浪潮和大规模的经济刺激将继续打压所有法定货币的价值。货币贬值将导致购买力下降,从而造成商品价格上涨。

Hecht还表示,他看好商品货币。像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和其他一些国家,它们是大宗商品的主要生产国和出口国,价格上涨将给它们带来更多的税收收入和企业利润,从而支持这些国家的货币兑美元或欧元的汇率走高。

另外,美元和欧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美国、欧洲又是消费国,它们一般是大宗商品的需求方。因此,Hecht预计2021年以后,美元和欧元兑澳元、加元和雷亚尔(巴西货币)的汇率都将下跌。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