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瑞士的黄金出口量达到96吨,较上个月增长了6%。

印度连续第二个月成为瑞士黄金出口的最大目的地,占瑞士黄金出口总量的23%。瑞士对美国的黄金出口跃升至20多吨,使其成为瑞士黄金的第二大进口国,其次是土耳其,占瑞士黄金总出口的15%。

11月瑞士黄金出口的月度增长主要是由对美国、土耳其和泰国的出口反弹推动,部分增长被对印度和英国出口量下降所抵消。

美国在11月份进口了20多吨的瑞士黄金,环比增长15%,为过去三个月来新高。美国成为瑞士黄金的第二大出口市场,占出口总额的21%。

有趣的是,前几年美国一直是向瑞士的黄金净出口国,但今年年初情况发生了逆转。今年的前八个月,美国从瑞士进口的黄金月均达55吨,而9月至11月月均进口17吨黄金,这表明与今年早些时候相比,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最近在一定程度朝着正常的模式发展。

尽管如此,近几个月的瑞士对美国的黄金出口仍保持高位,而2019年为月均进口量1.5吨。

图表:瑞士月度黄金出口

来源:GTT;REFINITIV金属研究

11月,瑞士对土耳其的黄金出口飙升116%,达到14吨,创下今年以来的第二高月度水平,占所有黄金出口的15%,土耳其成为瑞士当月第三大黄金出口目的地。今年1-11月,土耳其进口了72吨瑞士黄金,有望创下2017年以来的最高年度进口水平。

泰国11月从瑞士进口黄金的国家中另一个出现大幅增长的市场,进口量略高于10吨,为2018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占瑞士黄金出口总量的11%。

泰国今年上半年黄金进口量停滞不前(月平均交货量不足1吨),但在过去3个月,泰国的交货量似乎开始回升,月平均交货量为4.5吨,这可能是该地区市场信心改善的迹象。

另一方面,11月瑞士对印度的黄金出口比上月下降9%,仅略高于22吨。尽管月度跌幅较大,印度仍连续第二个月保持瑞士黄金的最大出口国地位,占瑞士黄金出口总额的23%。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半年的疲软之后,今年下半年,特别是过去两个月,瑞士对印度的黄金交付量明显改善。今年7月至11月期间,印度对瑞士的黄金月均进口量为17吨,而今年前6个月的月度平均水平仅为4吨,这反映出市场情绪逐渐好转,以及节日期间黄金需求回升。

与此同时,瑞士对英国的黄金出口连续第二个月下降,11月降至不足1吨,为5月以来最低水平,反映出近期投资者情绪的转变以及黄金ETFs资金的大量流出。

瑞士11月进口量接近149吨,较10月水平下降10%。11月,自阿根廷的黄金进口量大幅下降,从前一个月18吨的5个月高点降至略低于3吨。相反,自秘鲁和智利的黄金进口量分别飙升了72%和17%,合计达到34吨,占所有黄金进口的23%。

11月,瑞士自美国的黄金进口量较前月增加逾三分之一,略低于15吨,美国成为瑞士炼金厂的第二大黄金供应来源。瑞士自香港的黄金进口量下降了10%,不过仍保持在11吨的高位。今年1-11月,瑞士月均从香港进口黄金进口15吨,而2018年和2019年月均分别为5吨和3吨。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