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价格已经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了,尽管关于人们依然还会担心原油需求的前景,但至少,乐观情绪回归了。

现在,支撑多头信念的因素有很多,例如经济复苏后需求将强劲反弹、欧佩克的减产动作等等。然而,除此之外,有一个动态你可能会忽略——海上石油市场正在复苏。

近日,埃克森美孚在南美东部海岸发现了新的油田。这一则消息掀起了原油投资者的热议。

在2014年至2015年油价暴跌期间,海上钻井公司破产,勘探项目被搁置,员工被解雇,海上石油钻探是受影响最大的领域之一。不过,随后石油公司转而寻找其他方法,例如开发提高钻井效率的技术,大大降低了海上石油的开采成本。

距离这次油价暴跌危机过去五年了,尽管石油需求暴跌对钻井平台所有者造成了沉重打击,但近海钻井仍然非常活跃,而且成本费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低。

Rystad Energy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间,海上石油盈亏平衡成本下降了约30%,目前低于美国页岩油的平均盈亏平衡成本。相比页岩油,海上石油的开采成本确实越来越低了。

得益于此,当下国际石油巨头们正利用“这一趋势”。埃克森美孚上周刚在圭亚那苏里南盆地的近海区发现了石油和天然气,与其一起发现油气资源的还有马来西亚石油公司(Petronas)。

埃克森美孚还宣布,将把圭亚那的勘探与美国页岩油行业、巴西的勘探和化学制品一起列为其未来的优先领域。在史上最严重的油价危机之际,这种重新划分优先级的做法有重要的意义,因为这暗示着,现在石油行业所重视的是真正能获得最高利润的业务部门,例如海上勘探。

埃克森美孚并不是唯一一家在这场疫情中大力押注于海上勘探的公司。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上月表示,该公司正计划在未来五年将重点放在深水石油勘探和生产上,还宣布下调该期间的支出计划。

这家巴西石油巨头在一份文件中表示,未来五年将支出550亿美元,2019年下降27%。其中,84%将用于海上石油勘探和生产,其中大部分位于盐下储层,据估计,该储层蕴藏着数十亿桶未发现的石油。

此外,巴西石油公司计划将业务扩展到圭亚那。这一计划目前尚处于试探性阶段,原因或是巴西的监管障碍。然而,圭亚那与巴西北部共享近海地质,巴西不会忽视其海上石油的潜力。路透社援引Petrobras首席执行官Roberto Castello Blanco最近的讲话表示:

“我们(在巴西北部)有巨大的石油蕴藏潜力,但我们被拒之门外。与此同时,圭亚那正在利用这一形势。”

与此同时,尽管需求持续下滑,但在北海,挪威石油天然气公司(Equinor)在Johan Sverdrup油田的日产量却超过40万桶,截至上月接近50万桶/日。这家挪威公司还提高了Snorre油田的产量,增加了2亿桶可采储量,并将该油田的使用寿命延长到2040年。

美国也在鼓励更多的近海钻探,据Oilprice报道,这一动作至少还会持续一个月,直到政府换届。美国安全和环境执法局(Bureau of Safety and Environmental Enforcement)本月初表示,将向投资提高资产产能的海上油田运营商发放较低的特许权使用费,旨在最大限度地提高这些油田的产能

海上石油历来是成本最高的石油生产部门之一,但它用较长的生产性资产寿命弥补了这一点。然而,石油和天然气的成本趋势一直在下降,近海石油也如此。根据Rystad Energy的数据,迄今为止,深水石油是世界上第二便宜的石油,仅次于中东的陆上石油。中东陆上石油的盈亏平衡价格约为每桶30美元,而深水石油的平均盈亏平衡价格为每桶43美元。

这是其实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世界上大部分未开发的石油储备都位于近海。

尽管需求预测悲观,但许多人认为,在未来几十年里,世界仍将需要数以千万桶计的石油,而在这数以千万桶计的石油中,就有许多将来自近海油田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