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洲,像安盛投资管理首席投资官Alessandro Tentori这样的投资者正开始撤出当地债市,因为担心在这个市场上可能很快就无立足之境。

Tentori在最近题为“再见了德债”的客户报告中写道,对市场的未来而言,交易量萎缩是令人担忧的信号。罪魁祸首正是欧洲央行今年以来央行购债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到2021年底,投资者将被进一步挤出市场。

据行业研究分析,欧洲央行到明年年末势将持有43%的德国国债,以及约五分之二的意大利国债,高于2019年末约30%和25%的水平。欧洲央行周四将疫情应对紧急购债计划扩大了5000亿欧元(6060亿美元)。

Axa数据显示,自欧洲央行开始购买债券以来,德国国债期货交易量萎缩了62%,而被交易员视为命脉的债券波动程度在整个欧洲都出现大幅下降。无论是风险最高还是最低的国债,收益率最高与最低水平之差都至少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窄的水平。

人们日益担心欧洲债市正被“日本化”——被单一买家主导,市场实际上形同虚设。就连不到十年前几乎濒临破产的国家,国债收益率都在迅速跌向0%,投资者持有至到期不再有利可图。葡萄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本周首次跌破0%,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则低于0.6%。

Tentori担心,即使今年新冠疫情爆发推动了国债发行,欧洲债市仍难免踏上像日本一样没有希望的道路——日本债市已经被自家央行挖空。他在紧密跟踪流动性状况后担心,一旦疫情消退,很快欧洲实际上也将失去价格发现动能。他说:

“量化宽松的问题在于,央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债券没有交易。可以完全消除欧洲政府信用风险的唯一方法是,要么完全共同化,要么关闭这个市场。”

共同化是指在欧盟层面分担国家债务,这需要修改条约甚至举行全民公投。

欧洲交易员正转向外汇市场淘金,对投资者为追求收益不惜冒更大风险的担忧也在升温。

美国行动没那么快,但也可能无法幸免。伴随市场猜测美联储将通过债券购买计划压低较长期借贷成本,ICE美银MOVE指数接近纪录低点。该指数衡量规模为20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上的价格波动。


本文来自新浪财经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