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口中“史上最重要”的欧佩克大会马上要召开了,但周日结束的欧佩克+JMMC紧急会议却没有就延长减产计划达成一致,其中阿联酋和哈萨克斯坦持反对意见。

早在11月中旬,就有匿名的阿联酋官员声称,该国正在考虑脱离欧佩克,理由是苛刻的减产要求给经济带来了困难。随后阿联酋能源部长正式回应了这些指控,称阿联酋公开透明地支持欧佩克的所有决策。

然而,事实可能更为复杂。虽然能源部长的声明没有明确反驳“退群”的传言,但如果阿联酋甚至其他欧佩克成员国要讨论“退群”也不是不可能,因为经历了大半年减产期,许多经济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家已经遭遇经济衰退,其中阿联酋是欧佩克中第三大石油生产国,若还要延长减产期将让这些国家更加苦不堪言。

01、美页岩油按下暂停键≠欧佩克消除“外患”

在努力说服经济凋敝的成员国延长减产之际,昔日强劲的竞争对手美国或许能让欧佩克及其盟友暂时松一口气。根据预测机构IHS Markit、Rystad Energy、Enverus和EIA的预测,2021年美国的石油产量将接近1100万桶/日,在今年大幅下滑后将趋于持平。EOG资源公司是美国市值最大的独立页岩油生产商,该公司CEO比尔•托马斯本月早些时候表示:

“我们相信,未来欧佩克将成为全球唯一的原油领导组织,完全控制油价。我们不想叫板欧佩克,他们在支撑油价的时候,我们不想表现得像在抢占市场份额。”

先锋自然资源公司是第四大页岩油企业,其CEO斯科特•谢菲尔德在一次采访中说甚至到2022、2023年,美国页岩油行业都难以看到再次增长。

2020年初疫情暴发前,欧佩克为了控制国际油价就面临着美国对手带来的压力。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的突破引领了美国页岩革命,今年2月,美国石油日产量首次超过1300万桶。

然后疫情暴发了,世界各地的陆路和航空旅行骤然停止,石油市场崩溃。幸好今年4月,特朗普与欧佩克达成了一项历史性协议,将全球近十分之一的石油从市场上撤出。特朗普说,美国将根据市场需求进行减产,为国际油市做出贡献。此外,页岩油生产商的投资者已经厌倦了这一行业的烧钱热潮,纷纷撤资,令几家美页岩油巨头破产。在第三季度之前,美国的石油日产量已锐减340万桶,几乎相当于阿联酋减产高峰时期的产量。

美国似乎突然从欧佩克的眼中钉,变成了欧佩克的非正式成员国。自6月以来,美国基准油价一直非常稳定,徘徊在每桶40美元左右,这正是欧佩克所乐见的。但也要承认一个事实,美国仍是一个石油超级大国,而且在未来数年仍将如此。若油价继续上涨,有可能让勘探公司像以前一样扩大开采活动。

能源预测机构Enverus负责战略和分析的副总裁Bernadette Johnson表示:

若油价站稳50美元以上将再次打开页岩开采活动的阀门;若达到油价达到60美元,美国页岩油将强势反弹。

页岩油的回归是欧佩克必须考虑的风险。另一个未知数是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这两大页岩油巨头明年的行动。今年,两家公司都将资本预算削减了约三分之一,其中对美国页岩油的投资削减幅度最大。

摩根大通的大宗商品分析师Natasha Kaneva说,美国页岩油产量仍将受到限制,欧佩克目前还不需要争夺市场份额,随着减产的大部分原油已重回市场,现在欧佩克可能会更加关注疫情对石油消费的影响

02、东西半球冰火两重天,油市尚未平衡

当前欧洲和美国面临再次封锁的风险,不过在亚洲,情况几乎相反。在最近的排灯节庆祝活动期间,印度的街道上挤满了人;在中国的黄金周假期,数百万人乘汽车、火车甚至飞机到全国各地探亲。欧佩克大部分石油产出都流向了需求强劲的亚洲,而欧洲和美国的需求还较弱。

对欧佩克+来说,东西半球的冰火两重天是一个难题,正如牛津能源研究所所长Bassam Fattouh表示,此次疫情对不同地区冲冲击力度的不平衡,意味着全球原油市场恢复的过程远非一帆风顺。

除此之外的一个关键差异是:尽管汽油和柴油需求已恢复到正常水平的90%左右,但航空燃油的消耗量仍在50%左右徘徊。但有一些值得欣慰的信号,市场受到的冲击与今年早些时候不同,欧洲的封锁不像第一波那样严重,亚洲的需求激增也不仅限于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也在复苏。

根据彭博编制的一项数据显示,与疫情前的水平相比,11月初公路使用频率降幅约为30%,而3月底和4月初的降幅接近70%。最新数据显示,道路燃油需求在11月15日左右触底,此后一直在复苏。接下来随着欧洲国家在圣诞节前夕放松封锁,需求可能会进一步复苏。

但这不代表欧佩克+可以放松,如果要继续消耗今年早些时候积累的库存,就需要让油市处于供小于求的赤字状态。

03、欧佩克必须迅速行动了

彭博专栏作家Julian Lee曾多次指责欧佩克应对疫情的行动不够迅速。

在3月份的会议上,俄罗斯拒绝接受进一步减产,引发了一场短暂的混战,导致原油价格跌破每桶20美元。4月的会议也因为墨西哥拒绝接受延长减产拖延了好几天。

就在原油需求未有明显反弹的情况下,经过多番斡旋,8月份修改的770万桶/天的减产协议还是比4月时970万桶/天的规模缩小了。来自欧佩克内部分析师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底,供应链各环节中的石油储量将比年初高出近13亿桶

随着利比亚石油产量大幅回升,欧佩克的经济学家认为,如果按原计划在明年1月增产,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石油库存将增加约20万桶/天;如果推迟三个月增产,那么1月至3月间库存将减少约170万桶/天

鉴于欧佩克+内部成员国的国情不尽相同,潜伏着的美国页岩油仍然是潜在的威胁,东西半球的需求复苏路径也因为疫苗的不确定性而难以揣摩,因此Julian Lee呼吁,以后欧佩克+的行动必须足够迅速,才能应对疫情中瞬息万变的油市。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