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前举办的全美华人金融协会(TCFA)第26届年会上, 美国知名经济学家威廉姆·比特(Willem Buiter)接受了采访。

TCFA是1994年在美国注册成立的非营利性专业组织,目前是全球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华人金融业团体,会员超过7000人。协会每年举办的年会旨在为行业领袖、专家学者、政府监管人员以及协会成员提供分享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最新见解的平台,曾有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财政部长、商务部长等政商名流受邀出席。

作为独立经济顾问和多家顶级刊物的专栏作者,威廉姆·比特现在于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访学教授,此前他在花旗银行担任首席经济学家。

在这次采访中,比特主要分享了他关于美联储政策、美国经济和美股的看法。

美联储远未“弹尽粮绝”

问:相比于六个月前,您认为经济有处于一个更好的态势吗?

Willem Buiter:是的。三季度经济反弹得很强劲,四季度应该会放缓,但比起半年前还是好多了。接下来我们有希望获得财政刺激的支持。美联储也可能会有新的刺激举措,他们自3月起的空前货币政策并没有暂停的意思。

问:美联储已经降息至接近零水平,并实现了无上限量化宽松(QE),他们还能做什么?

Willem Buiter:他们还可以直接选择负利率,就像欧洲之前做的那样。央行把利率直接下调到了-0.75%。我会推荐美联储也这么做,但目前看起来可能性很低。如果有需要的话,美联储还可以继续扩大资产购买力度,甚至像日本央行那样,买入股票或者ETF等资产。

另外,我们可能会看到更激进的收益率曲线控制;他们还可以继续扩大流动性工具的支持范围,来适应更广泛的金融状况。同时美联储可以放松对银行的监管。美联储已经明确表示,未来几年内都不会加息。但他们可以在各个场合通过不同手段把这个信号传递得更加明确。

所以,他们能做的还有很多。这些措施并不需要被全部实行,但美联储距离“弹尽粮绝”还有相当大的空间。

问:美联储的举措主要可以提高市场的流动性。那如果在偿付能力上出现问题呢?

Willem Buiter:那就需要财政政策的支持了。央行在偿付能力上没法提供什么支持,但是可以向联邦政府提供这方面的指引和建议。

问:那您觉得现在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哪些地方?

Willem Buiter:我觉得是避免州和地方政府陷入严重的偿付危机,并且确保家庭消费能够继续支撑经济增长和就业率的回升。目前的经济复苏态势比较良好,但接下来如何利用货币和财政政策继续支持复苏,以在未来一年内实现2-3%的经济增长会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

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低迷 股市或面临调整

问:关于美股市场您接下来的预判如何?

Willem Buiter:股市现在一片欢腾,因为他们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接下来美国的经济政策不会往过于极端的方向走,而被两党温和派人士所掌握。因此不会有过多的监管和激进的加税,反而非常有利于商业发展。

国际方面,我们可能会看到孤立主义的势头有些许扭转,“美国至上”的倾向也会略微削弱,对于国际组织的负面态度会有缓和。这总体来说都利好股市,也利好更广泛的美国经济。

问:您刚刚提到的主要是政策对于股市的作用因素,美国经济基本面本身呢?

Willem Buiter:美国经济增长的前景趋势还是非常低迷的,可能会不到2%甚至更低。接下来我们不大可能看到投资和创新活动会有明显提升,难以提高GDP的潜在增长率。所以我觉得接下来美国经济将面对的长期的低增长,而不是一个周期性的衰退。

问:基于这些判断,您会觉得目前股票市场估值过高吗?席勒市盈率已经突破了32倍,仅次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碎前夕。

Willem Buiter:我觉得估值有一点高,但不是很过分。接下来如果财政刺激法案的力度不及预期、或者对于商业支持不够的话,股市可能面临调整。

不过短期来看,市场感到放心的是民主党没有获得多数国会两院的控制权,这使他们无法通过激进的左翼反商业立法。接下来可能会通过规模在1万亿美元至1.5万亿美元之间的财政刺激法案,这也是短期利好市场的因素。

长期来看,市场将被新冠疫情的状况所影响。在未来几个月内,我们可能会迎来更多有关于疫苗进展的信息,类似于与我们刚刚从辉瑞和BioNTech获得的积极消息。这将为明年年中之前的市场提供支撑,有希望使市场进入积极态势,顺利进入2022年。

新一轮财政刺激虽然迟到 但不会缺席

问:美国新一轮新冠财政刺激法案已经谈判超过4个月。您认为接下来有望看到进展吗?

Willem Buiter:财政刺激法案最终肯定会出台。大概规模会在1到1.5万亿美元之间,而不是2.5到3万亿这个规模。由于现在两党在议会大概率形成的格局,刺激法案的力度不会太大。我觉得要等到明年一季度法案才会出台。至于年底之前——在这段疫情再度爆发并阻碍经济复苏的黑暗时期里,两党目前看来缺少达成更广泛共识的基础。

问:您的意思是明年通过法案可能太迟了吗?

Willem Buiter:理想状况下,这个刺激法案当然是宜早不宜迟。最好我们现在就能开始行动,能够提振12月、明年1月的经济。但即使晚些时候通过,仍旧会对经济有正面效用。无论如何,迟到还是比不到要好。

问:美国已经连续多日每日新增确诊病例突破10万人以上。这将对美国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美国会面临像欧洲一样的二次经济封锁吗?

Willem Buiter:联邦政府并没有执行全国经济封锁的权力。所以,这取决于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决定。在许多区域,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加严格的封锁措施。明年开始,联邦层面也可能会给与更多的支持。


本文来自新浪专栏·意见领袖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