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金融博客Of Two Minds作者查尔斯·休·史密斯(Charles Hugh Smith)近日撰文称,很少有人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在疫情出现之前,美国经济就已经到了“靠呼吸机续命”的程度了。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无论是家庭、企业还是整个国家都在过度负债,整个经济布满“僵尸企业”,如果不以更低的利率借更多的钱,就无法偿还现有债务。

第二,几十年来,生产率一直停滞不前,因为资本被吸引到扼杀生产率的垄断企业、以及对社会经济具有破坏性的投机行为。劳动收入/工资占经济的比例50年内持续下降。实际上,有50万亿美元已经从生产性劳动转移到了非生产性投机收益,也就是说,最富有的1%美国人从最贫穷的90%那里拿走了50万亿美元。

这种从生产性劳动到非生产性投机的巨大转变,对社会和经济造成了致命的伤害。企业从美联储的印钞狂潮中借入数十亿美元,并用这些钱回购自家的股票,这让拥有大部分股票的0.1%人群和大量股票期权的公司内部人士变得更加富有。这种操作不会增加工作岗位,或者生产性投资。

第三,美国的精英们拥抱全球化,是因为全球化以牺牲社会和经济公共利益为代价,并让他们富裕起来。美国公司将生产转移到海外以增加利润,降低劳动力成本的同时,商品的质量和耐用性也大打折扣。

美国的精英们也支持经济金融化,即让包括银行、证券、保险、房地产信贷等广义的金融业在一个经济体中的比重不断上升,这同样让他们致富,但以牺牲社会和经济公共利益为代价。经济金融化将安全资产商品化,使之成为投机性资产,从而催生了系统性风险。

这正是2008年金融体系崩溃的导火索——让利润私有化,但损失社会化——银行和金融机构可以自由挥洒美联储的资金,把数十亿美元的利润收入囊中,如果他们遭受损失,就要让纳税人掏腰包来解救他们,因为他们规模过于庞大,不能倒下。

结果就是,要颠覆一个造福亿万富翁的经济体系,同时维持一个为公众利益服务、通过社会流动实现权力和财富共享的政治经济秩序是不大可能的。美国已经失去了社会凝聚力了。

史密斯写道:

以牺牲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把财富和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必然会导致崩溃。没有疫苗可以救得了一个病入膏肓的政治经济秩序。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