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疫情期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财长努钦被大众视为“抗疫双雄”,他们联手让紧急贷款计划在国会中通过,支撑了公司债券和市政债券市场。

至暗冬天里,紧急贷款计划是曙光

即使两党在新一轮财政援助上一拖再拖,但交易员们似乎并不担心,因为他们知道,鲍威尔&努钦“双雄组合”可以独立于政治纷争之外,保持市场和经济在正确的轨道上运行。不过这只是在大选之前。

现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似乎都在争夺权力,而努钦也有被卷入这场争斗的风险,因为他担任财长的日子大概就要到头了。

目前最紧迫的问题是,美联储是否延长将于12月31日到期的紧急贷款计划。根据美联储上个月的声明,为州和地方政府提供担保的中期贷款便利(MLF)只接受至少12月31日前30天的贷款利息通知。也就是说,在11月结束之后,各州或城市就无法再求助于美联储来发行债券了。

这并不符合美联储实施MLF的初衷,正如鲍威尔所说:

我们直接向私营非金融企业、以及州和地方政府提供信贷的权力只有在非常情况下才存在,而且必须得到财政部长的同意,而我们现在所处的就是非常情况。当疫情危机过去后,我们将把这些应急工具收起来。

很明显,现在疫情危机不大可能在未来短短两个月内过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美国7天平均新增病例数创历史新高。未来几个月美国将迎来“至暗冬天”。

在这种背景下,延长美联储的贷款安排应该是理所当然的。那么美联储眼前还有什么掣肘呢?或许是政治斗争。

“双雄组合”面临两大掣肘

民主党人认为,如果国会不采取行动,这些计划可以成为提供更多援助的潜在工具,而一些共和党人则担心依赖央行的放贷权会取代国会的支出决定。

这场争论可能会导致美联储和财政部之间出现分歧。随着市场形势的好转和经济的改善,美国财政部正面临来自一些共和党议员和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压力,要求其逐步减少这些计划。

如果不能延长MLF和主体街贷款计划的期限,鲍威尔和财长努钦的英雄形象将会陨落。

此外,这两个直接贷款计划至今进展甚微:

只有伊利诺斯州和纽约大都会运输署使用MLF发行了债券,自7月启动主体街贷款计划以来,美联储只发放了不到400笔中小企业贷款。

早在大选前的10月,美国国会监督委员会对是否应该延长MLF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国会监督委员会其中一个被提名的委员是共和党参议员帕特·图米,他的反对理由是:

鉴于市政债券市场自3月份以来出现显著复苏,联邦政府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干预市政债券市场。

如果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图米还将出任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他希望美联储放弃应急工具,因为他认为这种作用甚微的工具在干预市场。

此外,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图米一直认为,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美联储和财政部甚至没有法律权限将这些计划延长到2020年以后。

民主党参议员反驳,法律明确规定,美联储和财政部有权保持这些工具的运作。努钦和鲍威尔对此都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还有一个掣肘是:特朗普会想方设法阻止拜登重新任命财长,减少拜登手中可用的牌。

拿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受伤的只有……

现在就看鲍威尔&努钦“双雄组合”能否承受外部的政治压力了。尽管美股接近历史高点,垃圾债券收益率处于历史低点,但有很多迹象表明,光鲜表面之下的经济并不那么乐观:

一些受创最严重的公司正竞相抛售债券囤积现金,以度过未来几个月的“暗冬”;

刚刚被标普下调评级的新泽西州正计划下周通过公开市场出售40亿美元紧急债券;

高盛集团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一半以上的小企业已经停止支付工资,42%的企业已经裁员或减薪,33%的雇主自掏腰包维持员工生计……

虽然美联储的紧急计划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灵丹妙药,但过早地撤掉地方政府和小企业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显然是不合理的。

如果鲍威尔和努钦的努力因为政治斗争付之东流,那么最终受伤的只有美国自己。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