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家、企业和家庭纷纷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经济冲击,许多市场观察家都发出了全球杠杆率迅速上升的警报。他们的理由相当充分:

过往数年形成的趋势现已出现加速,今年这三类借款人的债务相对GDP的比率预计将激增14%,达到创纪录的265%。

尽管这增加了破产和违约风险(尤其是企业的),但标普全球评级认为,近期依然不太可能爆发债务危机。

考虑到更高的杠杆率和充满挑战的运营环境,标普下调了全球大约1/5企业和主权债务发行人的信用评级,尤其是那些投机级以及受新冠疫情经济影响最大的借款人。对于企业借款人来说,如果现金流和收益无法在特别财政刺激措施撤销之前恢复到疫情前趋势水平,破产风险就可能会增加。

在我们看来,假设能维持宽松的融资条件,保持更长时间的较低水平利率调整支出和借贷行为,世界可能会经历一场渐进但较为波折的经济复苏。此外,如果能在2021年中期广泛使用新冠疫苗,随着政府缩减刺激计划,企业缓慢修复资产负债表以及家庭支出更加保守,全球杠杆水平将在2023年左右趋于平稳

但是绝对债务水平只是事情的一部分。我们必须同时(也更重点)考虑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如今史无前例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正在通过债券市场和银行贷款为企业保持流动性。借贷成本非常低廉,而且似乎将长期维持:我们预计基准利率将保持历史低位到2023年。

与此同时,信贷息差相对3月的峰值已有所收紧;就目前而言,它们更容易受到特定业务风险而非市场风险的影响,尤其是对于最低质量借款人而言。

在大多数情况下,增加债务的目的是为了协助创造经济复苏条件从而改善借款人的未来还款能力。对于主权国家来说尤其如此,其财政刺激措施都旨在减少疫情的经济影响。

所有主权国家都将背负着更多债务走出疫情,而那些最发达的经济体可能背负的增长份额可能是最大的。但是这些国家大都相当富裕,拥有强大的金融市场和充裕的货币灵活性,使之迄今维持良好的整体信誉。

我们预计政府将随着随着经济复苏扭转财政赤字轨迹,从而稳定债务动态。到目前为止,标准普尔尚未降低任何G7国家的评级。而投机级主权国家由于本身财政状况较弱且冲击敏感性较高,因此更容易被降级。在过去几个月中大多数主权评级下调行为都属此类。

对于所有主权国家而言,情况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明年新债务的使用方式。如果它能为生产活动提供资金,拉高国民收入并增加政府收入,那么就能最终维持债务可持续性和当前评级水平。但如果经济复苏拖延的时间比预期更长,或者政府无法将财政结果向疫情前水平靠拢,那么评级的负面压力就将增加。

企业方面,迄今为止许多大公司都将其新发行债务的收入用作资产负债表的预防性准备金或偿还现有负债。总体而言,我们估计美国投资级非金融企业将把约3/4的2020年上半年借款保留在资产负债表上,而在欧洲这一数字刚刚超过50%。

但那些评级较低或中小型企业的情况则并非如此,特别是那些受到社交隔离规则和疫情性衰退直接影响的行业。这些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企业借钱都是为了弥补收入不足和营运资金需求。

对于家庭来说,债务比率的增加部分源自于GDP下降。家庭经常在遭受收入损失后那段时间借入更多的债务。但在以往的各个经济下行时期家庭都很快转向更为保守的支出方式并减缓债务增长。根据这些经验,我们预测在明年情况逐步改善之后,到2023年底全球家庭债务相对GDP的比率将稳定在66%左右。

当然,疫情后复苏的形式将影响这三类借款人削减债务的程度和速度。在许多情况下债务比率的平缓都是源自于GDP的回升而非债务的减少。但包括新一轮的新冠感染潮、疫苗延迟面世、利率上升,信贷息差持续急剧拉大,债务持续增长或者需求反弹不如人意在内的多种因素都可能将经济衰退转变成一场W型危机。

而即使经济复苏如期进行,经济上的煎熬也是无可避免的。一些行业开工不足,影响企业的生存前景以及更大范围的就业和信贷成果。因此短期前景仍然令人担忧,特别是对于信贷规模较低或脆弱行业的借款人而言。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分析中得到一些安慰,即出现大规模债务危机的可能性或许不像许多人忧心的那么大。


本文来自意见领袖,作者:瑞·陈,标普全球评级公司亚太地区信贷研究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德拉·迪米特里耶维奇,标普全球评级公司全球研究主管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