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期且充裕的流动性支撑下,金融市场在初露端倪的全球经济复苏、异乎寻常的政治不确定性以及滞后的财政和结构性政策应对措施之下迈入了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

上述不利因素都源自于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是该危机使得大多数国家只能在保障公共健康,让经济活动恢复到半正常水平以及限制对个人自由的侵犯之间反复斟酌,疲于奔命。

在这种背景下,人们寄望当前由央行打造和支持的海量流动性将继续成为通向更美好2021年的桥梁,不仅填补已有的经济和社会损失,还能为投资者带来更多收益。那么这种已经出台数年以弥补其他不利因素的搭桥行动,是否真的足以克服日益复杂的疫情状况呢?

近期的经济数据表明,除中国和其他几个国家之外,经济复苏仍然不平衡且不确定,而且在我看来也未能拿出所需以及所能制定的举措。旅游,酒店和其他服务业活动继续面临巨大挑战,致使总体就业状况日益恶化。此外越来越多其他经济部门企业都在执行“规模调整”方案,可能因此导致更少的招聘甚至裁员潮。

而除了这些经济挑战之外,政治的不确定性也在不断加深,尤其是在美国。

然而在这种不确定、不稳定且内含波动性的混合政策背景下,股票和其他风险资产仍展现出了明显的韧性。最值得注意的是,相当一部分投资者愿意继续“抄底”,这要么是因为他们认为除股票之外“别无选择”,要么是过去几年中逢跌必反弹的市场现象激起了他们的“踏空恐惧”。 

用市场术语来说,这种“抄底-别无选择-踏空恐惧”状况得到了以下两个因素的支持。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投资者坚信那些具备系统重要性的中央银行——即美联储和欧洲中央银行——必定会在市场刚刚出现严重受压迹象时注入流动性,不管它们随后会在实验性非常规政策领域走得多远。

然而通过在市场估值和经济基本面之间拉开越来越大的鸿沟,中央银行或许正在日益损害自身信誉,扩大财富不平等并增加未来金融不稳定风险。

其次,投资者倾向于将当前大部分(甚至全部)市场挑战视作暂时且可逆的。他们的假设是美国大选很快将尘埃落定;财政和结构改革将重启以弥补虚耗的时间;新的新冠病毒疗法,疫苗或群体免疫进度将持续加快。与此同时,市场甚至已经开始“期待意外”。

我无法预测选举结果或公共卫生状况的改善前景,但我有信心去判定可能出现的经济状况及其后果,而在这个问题上时机是很重要的。全面的政策应对措施是当即执行还是几个月才下达,将直接左右其潜在影响。

毕竟立法者每拖延一天,雇用人数就减少一点,裁员人数增加一点,企业破产的风险也日益增大,尤其是越来越多面临更严苛贷款条件且现金储备日益耗尽而导致财务弹性下降的企业。因此拖延时间越长,将来出台的政策包所必须解决的问题就越大,因此设计和实施起来也就更为困难。

在过去数年中,那些无视常规市场决定因素而只关注一个事件——大量且可预测的市场流动性注入——的投资者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但是这种下注方式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间遭遇更大的考验。华尔街已经以很少人预料到的方式与普通民众脱钩。如果我们不去停下来思考未来不断增加的附带损害和意想不到的后果,而是认定现在有效的必定适用于未来,那将会是一个错误。


本文来自新浪专栏·意见领袖,作者:默罕默德·A·艾利安,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