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封锁期间,无聊或刚失业的人们为了娱乐和盈利开始涉足股市。借助于Robinhood这类免提成、操作简单的应用程序,日内交易在美国和韩国迅速流行起来。毫不夸张地说,一大批短线交易员正在“接管”韩国股市。

火爆的日内交易

Cerulli 协会的分析数据显示,与2019年相比,2020年第一季度的日内交易活动“大幅增加”。美国交易控股公司的报告也表明,其提供股票交易指导的网站,自1月份以来访问量几乎翻了两番。同时,像Robinhood这样的交易应用的业务量也正在激增。

日内交易量的上涨有以下几个不同的原因:

Mitlin金融公司的总裁劳伦斯•斯普鲁格表示,数百万失业的美国人“觉得这是一种可以用来弥补收入损失的方法。此外,手头大量的空闲时间可以让他们做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事情。” 

美国消费者联合会投资者保护主管芭芭拉•罗珀写道,当下“有很多针对交易新手的日内交易广告

此外,多伦多大学金融学副教授安德烈亚斯·帕克认为,今年的“日内交易大爆发”部分是由于许多人在美国正面临着财务困境。人们有远大的抱负,但只靠努力工作并不能满足其需求。

而在韩国,日内交易量的激增主要是受房价驱动。

举个例子:珍妮·李有一个梦想,在韩国首都首尔拥有一套公寓。那里的房子每套售价在100万澳元左右。她说:“在韩国,像我们这种20多岁的年轻人只有两种致富方式:要么中彩票,要么炒股。因为我们知道,无论我们挣多少工资,我们都永远不会变得富有,我们永远都赚不到足够买房的钱。”

这是因为,自2014年以来,韩国的房价一直在不断攀升,人们越来越买不起房子。半数韩国人居住在首尔,这里的公寓价格中值为9.181亿韩元(合7.928万美元),而韩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为32047美元。因此韩国的家庭债务与处置收入之比为180%,是目前经合组织成员国中最高的。

水原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李韩古也表示:“韩国的千禧一代非常绝望,他们面临着一个冻结的就业市场。而不断上涨的房价放大了这种挫败感。在这种环境下,股票交易成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发财机会’。”

日内交易的风险不可忽视

金融专家表示,大多数个人投资者都没有财富、时间以及合适的性格来赚钱或者承受日内交易可能带来的损失。而且,寄希望于通过日内交易单一公司股票获利很可能适得其反。

罗珀说:“人们显然是被巨大的收益所吸引,但他们同样有可能、或许更有可能遭受巨大的损失。

财务规划伙伴公司的财务规划主管卡罗琳表示,从来没有人可以预测哪些公司的股票会涨,哪些会跌,但是我们花了太多时间试图去预测一个无法预测的未来。

如果你正倾心于某一家公司,请记住,在华尔街,行情的逆转是司空见惯的。就在本月初,特斯拉和苹果的股票分拆后股价上涨,但随后即遭受重创。

又比如,不久之前,通用汽车和伊士曼柯达还是这个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两家公司,Wealth Logic理财咨询公司创始人艾伦•罗斯说道,但现如今,这两家公司仍然存在,但“股东们(指散户)”却都被淘汰出局了。

日内交易其实更像是一种赌博

罗珀表示,在日内交易中,你不仅要能够预测公司未来的业绩。你还必须能够在“恰到好处的时机”采取行动,以从价格波动中获利。她补充道,“这就是赌博,根本不是投资。市场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不可预测的风险,人们很容易遭受损失。

而根据2014年的一项研究,即使在疫情爆发之前,普通的散户短线交易员也在赔钱。输钱的一大原因是他们的信息滞后:帕克说,他们“往往会迟到一点”。例如,散户们可能会根据一家公司申请破产的新闻报道买卖股票,而对冲基金和其他大型投资者有技术可以让他们在大多数人接触到这些信息之前就进行交易。

日内交易外的其他投资方案

当然,除了日内交易,普通投资者还有其他的投资方案,而且不需要去预测某个公司的股价。

例如,你可以简单地投资于追踪某个指数的被动型基金,比如道琼斯美国总体股票市场指数。

不过,罗斯表示,从长期来看,那些选择并持有约30只股票的人,无论如何也只有40%的机会取得与整个市场一样好的业绩。因为在截至2017年的31年里,整个市场的涨幅超过了2000%,而个股涨幅的中位数仅为7%。他说:“确保你成为市场赢家的唯一方法就是买入大盘指数基金。我没听说过ZOOM,但我买入指数基金的同时也相当于买入了它的股票。”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冒险。

注册理财规划师道格拉斯•波拿巴说,事实上,如果人们允许自己在股票上能有一点有限的乐趣,他们可能会增加长期投资于指数基金的几率。他建议一些投资者建立一个“机会投资组合”,大概占其总持有量的5%到10%。用这些钱,他们可以投资于个别公司。他说:“这既可以减少对错过机会的担忧,也可以防止股市崩盘对自己造成太大的损失。”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