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子图网   

今年的疫情打击石油需求、冲击油价,化石燃料项目的经济效益受到挑战,加速了向低碳能源的转变。

在“老债王”格罗斯看来,这为绿色能源取代化石燃料铺平了道路,疫情很可能成为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转折点

此前,格罗斯曾靠互联网初创企业发家致富。早些年,格罗斯在电子商务和付费搜索等领域创立并投资一些初创公司,以此积累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财富,他的孵化器创意实验室(Idealab)支持的七家初创公司,估值都超过了10亿美元。

现在,格罗斯的工作重点是培养绿色科技独角兽公司,他的创意实验室向三家可再生能源公司投入了20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分别是Energy Vault、太阳能发电公司Heliogen及碳捕捉公司(Carbon Capture Inc.)。实验室在这些公司中持股占最大股份,而且它们还吸引了2亿美元的外部投资

格罗斯最近尝试可再生能源储存、无碳工业用热和碳捕捉的业务。Energy Vault就是从事储存太阳能和风能的业务。软银集团的远景基金是该公司的投资者之一。Energy Vault与瑞士政府合作的第一个商业项目,现已与该国电网相连。

另外,格罗斯说,他目前正在为Heliogen与重工业和外国政府等潜在客户进行谈判。

碳捕捉公司开发了一项与太阳能发电相似的技术,可以从大气中捕获多余的二氧化碳。该公司最近正为一个大规模的试点项目融资,Salesforce的CEO贝尼奥夫也是该公司的投资者之一。

格罗斯认为,如今投资绿色能源的热潮与互联网泡沫有相似之处,但远远好于后者。

他说,能源领域的不同之处在于,供给和需求是不可能被伪造的,而互联网泡沫时期的公司的业绩可能会与市值背离。

他说,这些新能源项目是实实在在的,有真实的内部回报率。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2019年可再生能源在全球发电中的份额从本世纪初的19%上升到了27%。

不过格罗斯指出,将能源项目推向市场比创建网站难得多,寻找大型长期工程项目的的投资者需要更多跑腿工作。

30年前,互联网还是一个新领域,而格罗斯是探索未知的先驱。但这一次,他进入的是一个成熟的、竞争激烈的领域,英国石油公司和雷普索尔是其中两个强劲对手。这两家公司承诺在未来几十年实现碳中和,并加大对绿色能源的投入。

格罗斯说,能源巨头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低碳能源,不过这些项目吸引了越来越多人关注。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