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新浪财经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毫不掩饰他对艾伦·格林斯潘的景仰。现在鲍威尔四年任期已经过半,他领导下的美联储看起来很像货币大师格林斯潘当年治下的模样。

正如上个月鲍威尔在年会上所表示那样,面对新冠疫情,美联储在制定货币政策时优先考虑灵活性。没有硬性规定何时加息和降息。

在下周的利率决议之前,自由裁量权——格林斯潘坐镇美联储时期的标志——再次盛行,官员们可能奉行超扩张性政策以消除失业,并将通胀暂时提升至2%的目标以上。

与耶伦和伯南克不同,鲍威尔不是一个拥有名牌大学博士学位的经济智者。他是一位在PE行业发家致富的律师,有政治头脑,他的强项不是深谙可以开出精准政策药方的经济模型,而是自己的直言不讳。

梅隆首席经济学家Vincent Reinhart说:

“伯南克和耶伦想使货币政策科学化,而鲍威尔则希望通过不断创新,在美国公众和政客中建立美联储选区。”

考虑到前景的不确定性,即使是最理论派的经济学家也可能会同意,美联储在应对冠状病毒危机方面保持了敏捷,而历史的经济模型在分析百年一遇的灾难中难有用武之地。

当然,自由裁量权有其缺点。在没有坚定承诺的情况下,美联储很难让消费者和企业相信,新的2%平均通胀目标是认真的。不过,通胀预期在通胀过程中总能发挥作用,换言之,如果人们相信价格会涨,他们的行为往往会导致价格上涨。

灵活的美联储也可能更容易受到政治压力的影响,将利率维持在低水平的时间太长,特别是,随着政府债务螺旋上升,这个压力可能会加剧。

在鲍威尔任职的头两年,美国总统特朗普经常批评美联储维持利率过高,将来的美联储主席可能不会像鲍威尔那样温和。

鲍威尔超扩张性政策的另一个危险是:资产市场泡沫。格林斯潘对此有切肤之痛。他20年经济管理生涯上有几个污点:2001年纳斯达克崩盘,以及他对房地产泡沫的容忍。2006年他离开美联储后,房地产泡沫破裂。

修改后战略后,美联储得以致力于充分就业目标。考虑到疫情对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的生计造成的不成比例影响,以及要美联储为此采取行动的压力,这种表态恰逢其时。

这一变化受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欢迎。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货币政策小组主席、密苏里州民主党人Emanuel Cleaver表示,他对此举感到高兴。该委员会共和党领导人、北卡罗来纳州的Patrick McHenry称这个战略“对美国工人来说是好事”。

决策者还重新解释了2%的通胀目标,称他们的目标是长期平均达标,愿意暂时容忍价格涨幅高于该水平,但没有说会容忍多大幅度、多长时间。

鲍威尔在8月27日的年度杰克逊霍尔政策会议上说:

“我们不会将自己束缚在定义这个均值的特定数学公式上。我们对适当货币政策的决定将继续反映出广泛的考虑因素。”

美联储官员Peter Hooper说,这就是“格林斯潘式”的立场。

正如现任德意志银行全球经济研究负责人的Hooper所说,显然,鲍威尔不想被条条框框束缚。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