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美元“钱荒”危机已告一段落,如今银行金融系统状况也已经不断改善。然而,如今,一个问题变得愈发突出:美国商业银行正面临储备金不足的问题。

这当然值得警醒,毕竟,去年九月美国回购市场乱象,就足以体现了商业银行储备金不足对全球美元融资市场的危害。

为什么美国的银行再度陷入了“缺钱”的困局?在此,我们回顾一下事件发生的始末。

疫情爆发后,全球对美元的需求暴涨,同时美元借贷协议无法满足数量庞大的需求。美联储迅速采取措施,先是重新启动与别国的换汇机制以获得更多现金,随后又承诺在不久的未来将提供更有诚意的经济支持。

美联储采取的措施生效了,美元和外汇基差(衡量全球美元融资的重要指标)回归到疫情前的水平。

然而,过去两个月间,由于美联储资产购买减速,银行在美联储的储备金从3.3万亿下降至2.6万亿美元。

减少的这0.7万亿美元,意味着什么呢?

举个例子,从2017年10月到2019年9月,美联储大幅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导致银行储备大幅缩减,从2.1万亿减少到1.4万亿(同样是0.7万亿美元)。

结果,美国金融市场出现流动性不足,去年九月美融资市场回购利率高达10%,美联储不得不向银行注入现金以解决危机。然后也有了我们所熟知的“有机扩表”。

诚然,当前银行储备体系里减少的0.7万亿美元,和去年9月所减少的0.7万亿美元所产生的原因不太一样,且目前银行储备金有2.6万亿美元,远高于之前的水平。

然而,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要学会未雨绸缪,即使现在看起来很多的储备现金,但也可能是不够的。

更何况,银行的储备金是整个美元融资市场的关键。

首先,大型跨国银行依赖自己的储备来应对激增的美元需求换言之,流动性不足的时候,储备金充当缓冲器

而在没有储备金或储备金短期的情况下,银行只能向持有大量现金的其他借出方借款,比如货币金融基金。然而,这将导致更高的对外融资成本,更多的负债资产,同时要求更有约束力的杠杆率。

其次,大量的储备与金融危机后建立的规章制度和风险防控是一致的。

储备金的存在,允许大型银行中子公司之间的大量流动资金转移。由于存款机构拥有大量现金,而大部分的经纪商通过回购和外汇掉期市场贷款。银行子公司一级的流动性要求不仅会限制这些内部流量,而且会更广泛地影响美元融资市场。

而另一方面,美国财政储备现金增加,使美元融资条件变得不确定。

去年9月16日,美财政部现金余额增加83亿美元,足以引起货币市场混乱。如今,美财政部现金储备达到1.8万亿美元,创纪录最高,对比过去10年间平均储备仅为2000亿美元。

在这个情况下,足够的银行储备金就显得更加有必要了——因为美联储可以通过持有大量证券或通过信贷和流动性工具向银行和非银行提供额外资金来维持美元融资条件的稳定,而一旦储备金不足,融资条件可能将会恶化。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