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新浪财经


随着美国疫情的常态化失控,越来越多的人们把疫苗视为抗击新冠病毒的最后希望,全球巨头药企也积极展开了疫苗竞赛。

然而,本周两位负责质询并监督疫苗开发进程的美国众议院议员却被发现持有相关企业超过百万美元的股票。药企高管和政府官员是否从中受益?层不不穷的疫苗利好消息又有几分属实?议员的潜在利益冲突是否有损于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些问题都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担忧。

议员持股超百万美元:潜在利益冲突不容小觑

众议院议员乔·肯尼迪(Joe Kennedy)和迈克尔·伯吉斯(Michael Burgess)是众议院负责质询新冠疫苗研发公司小组委员会的成员。该小组于本周二7月21日对辉瑞、默克、强生、阿斯利康和Moderna五家领头公司的高管层进行质询,试图获知疫苗研发的真实状况。

然而,这两位委员会成员却拥有价值不菲的上述公司股票。根据肯尼迪2020年5月14日最新一次财务披露,这位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人在其中三家公司共计拥有价值高达170万美元的股票,其中包括价值50万至100万美元的默克股票、价值30万至60万美元的强生股票以及价值16000至75000美元的辉瑞股票。

肯尼迪发言人辩解表示,该相关股票由不受该议员控制的家族信托持有,并补充道自肯尼迪上次披露以来,该信托已出售了所持强生公司的股份。

根据伯吉斯的披露,这位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人则分别拥有价值1000至15000美元的辉瑞和默克股票。伯吉斯的发言人则表示,伯吉斯的股票是在他当选国会议员之前买入的,并且他并未在主动管理自己的投资组合。

新冠疫苗尚未问世,关于其研发的讯息就已经多次决定相关公司的股价走势,甚至拉动整个股票市场。

例如Moderna公司一度传出疫苗进展的利好消息导致股价飙升,又时常传出研发进程受阻的利空消息导致股价暴跌甚至熔断。3月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Moderna的公司股价已经翻了两倍不止,市值突破300亿美元,跻身全球前20大制药商,而这家公司还未有任何产品上市。

又例如美国政府在7月22日宣布,如果辉瑞和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共同研发的新冠疫苗被证明安全有效,美国将支付19.5亿美元购买1亿剂新冠疫苗。当日辉瑞股价立即上涨了5.07%。

正是由于关于新冠疫苗的消息错综复杂又难辨真伪,美国国会才决定对上述5家在疫苗研发中领跑的巨头企业进行质询,希望了解在这场“疫苗竞赛”中公司们是否仍然遵循长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标准,然而本次参与议员的潜在利益冲突不得不让人怀疑国会本轮质询的可信程度。

上述议员是否利用政府职权为己牟利尚未可知,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些决定疫苗是否获批的议员们可以直接从股票的上涨中获利,由此可能危害到疫苗真正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一非常直接的利益关联情况应当引起格外的重视。

目前新冠疫苗尚在早期研发阶段,传出的消息就已造成公司股价乃至大盘的巨幅波动。一旦疫苗临近研发成功乃至正式上市,其中可获取的巨额利益更是超出想象。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专门研究政府道德的教授Kathleen Clark即表示,国会议员拥有个别公司的股份并非不合法,但可能会破坏公众对立法者监督角色的信任。

疫苗上市绝非易事:历史最快记录是四年

目前,许多参与疫苗竞赛的公司都放风表示针对新冠肺炎的疫苗有望在2021年初面世并广泛应用,这一进程显著快于以往其他疫苗的开发过程。

刚刚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的辉瑞公司在7月20日表示,旗下新冠疫苗开发取得可观进展,已经与英国政府达成协议,希望在2020年和2021年交付3000万新冠疫苗。

然而,在辉瑞的竞争对手默克眼里,这一表态难以落实,并且对公众不负责任。

默克CEO 肯·弗雷泽(Ken Frazier)在本月接受哈佛大学教授Tsedal Neeley采访时刚刚表示:迄今为止,人类研发得最快的疫苗是腮腺炎疫苗,历时四年,而埃博拉疫苗上市前花费了五年半。

弗雷泽认为这些公司对新冠疫苗上市给出一个计划时间线是对于公众的严重损害,而且会让政府有借口淡化执行其他可能抑制病毒传播的手段,例如戴口罩等。

在周二的听证会上,上述五家巨头公司都反复表态:希望美国公众对药监局(FDA)充满信心,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绝对不会有问题,公司的疫苗研发进程比较快,是因为承担了罕见的财务风险,绝不是在开发过程中“偷工减料”所致。

即使疫苗研发成功,推广至全球的过程中还会面临无数艰难险阻。弗雷泽就在受访中表示,默克公司为河盲症患者提供了一种名为Mectizan的药物,这种药物每年每人仅需要服用一颗;然而,公司发现要将药物送到需要的患者手上极其困难,尤其是面临物流上“最后一英里”的经典配送难题。

弗雷泽提到,目前有两个主要问题阻碍了药物的顺利发放:

一是极端民族主义的时代背景,各国政府都倾向于优先在本国人口中使用药物,而不是优先在全球面临最显著风险的人群中使用。

二是药物的量产问题,此前人类从未有过在几十亿人口中广泛使用某种疫苗的经验,然而新冠疫苗很可能需要如此大规模的普及应用,这将对生产形成巨大挑战。

同时,那些负担不起疫苗的国家人口该怎么办?这是另外一个大问题。

尽管距离疫苗的面世还面临重重困难,然而层出不穷的消息对相关公司股票的提振作用却已形成,不得不引发人们对美国整个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被高度政治化倾向的深度担忧。

哈佛大学教授Tsedal Neeley就明确表示了他这方面的忧虑,他提到例如特朗普政府为了政绩推进经济重启正在极力敦促学校下学期复课,这背后的原因是政治化的,抗疫已经逐渐成为了一个政治事件,而不是一个我们需要控制的全球紧急卫生状态。

议员持股惹争议:病毒危机来并非首次

这并不是冠状病毒危机期间,美国首次出现针对立法者的潜在利益冲突问题进行审查。

美国司法部此前调查了四名参议员,他们在1月下旬左右参加了一系列关于预计新冠疫情严重程度的闭门会议后,卖出了价值几百万美元的股票,避免了而后美股市场接连暴跌造成的巨额损失。他们分别是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人Dianne Feinstein 、乔治亚州的共和党人Kelly Loeffler、俄克拉荷马州的共和党人James Inhofe和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人Richard Burr。

在1月末时,美国疫情尚未蔓延,仅发现了个别有过中国旅行史的确诊病例。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司法部已经排除了前三位议员内幕交易的嫌疑,但Richard Burr仍在接受调查中。Richard Burr在2月13日卖出了价值170万美元的股票,成功逃过了2月下旬开始的股市大跌,预计避免了至少25万美元左右的亏损。他的交易主要集中在酒店行业的公司股票,但Richard Burr本人辩解道,他是基于公开新闻信息做出的这些决策。

议员内幕交易行为主要违反了2012年奥巴马政府时期通过的一项法案。该法案禁止议员基于在国会所获得的信息在市场上进行交易,而这一行为在该法案发布前是被允许的。法案同时要求议员在30天内披露他们的交易状况。

在2012年国会针对该法案投票时,Richard Burr是仅有的三位投反对票的议员之一。

Richard Burr当时的观点是,内幕交易本来已经被美国法律禁止。但是,专业人士认为当时的法律并没有明确禁止立法者,也就是国会议员的内幕交易行为,通过该法案有利于补上这个空子。

这一法案通过的背景是当年有至少50位国会议员被发现频繁主动交易股票,许多人的交易行为都是在国会进行可能影响相关公司的立法辩论时发生的。不过并没有明显证据表明这些人从中赚到了钱。

在2019年,众议院议员Chris Collins因为此项罪名被送进了监狱,被判26个月的监禁和20万美元的罚款。Collins在国会获知一家澳大利亚医药公司的某项关键药物临床试验失败后,告诉了他的儿子这一讯息,避免了近百万美元的损失。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