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成员国违背减产承诺而长期不和,欧佩克+这一立志于重振油价的庞大联盟正动荡不已。就在传闻中的会议召开日期前一天,欧佩克+紧急取消了这场原本将探讨延长深化减产、提振石油价格的会议。

金十此前曾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两大产油国沙特和俄罗斯,已对另一产油巨头伊拉克的“作弊”行为忍无可忍。虽然绝大多数产油国都执行了先前分配好的减产额度,但伊拉克还是再次违背了承诺。

这一由23个国家组成的组织正面临关键挑战。在疫情危机席卷全球的时间里,正是这一组织帮助全球油价实现大反弹。沙特和俄罗斯警告道,如果伊拉克以及其他国家(如尼日利亚和哈萨克斯坦等)不履行好减产任务,那么它们将会开始逐步取消限制供应的措施,这些措施此前为油市提供了很大的支撑。

沙特和俄罗斯正对这些在执行减产中落后的国家步步进逼——两国不仅要求它们执行已承诺的减产额度,还要它们在接下来几个月里深化减产,弥补先前欠缺的份额。

咨询公司Rapidan Energy Group创始人、前白宫官员麦克纳利(Bob McNally)表示:

“沙特和俄罗斯没有开玩笑,它们要实施某种形式的执行改进机制。如果不成,它们就撂挑子。”

伊拉克不可能妥协

伊拉克很难接受这种要求。据彭博计算,伊拉克5月的减产执行率不到一半,因此完全弥补缺口意味着它需要进一步减产24%,达到约328万桶/日的减产额。

对一个经历了数十年战乱、制裁和叛乱,仍在重建经济的国家来说,这是个艰巨的任务。在目前油市反弹,油价回升至接近40美元/桶高位的情况下,想要拒绝出售石油获取高额利润的诱惑,几乎是不可能的。尽管伊拉克财长兼代理石油部长阿拉维(Ali Allawi)确实曾在周二通过社交媒体承诺会改进减产执行力度,但他却没有更进一步的表态。

欧佩克及其盟友4月曾承诺深化减产额度至970万桶/日,相当于减少全球约10%的石油供应,以抵消疫情封锁下前所未有的需求崩溃。几周之后,沙特承诺在6月额外减产120万桶/日。

据知情人士透露,沙特和俄罗斯现已达成一致,决定将现行减产计划延长一个月至7月。但如果它们在下一次的会议上(目前定于6月9-10日)仍无法得到伊拉克与其他“作弊”国家的保证,它们下半年的减产额度将会放松到770万桶/日。

沙特油长的重责说服顽固的作弊者

自阿卜杜勒·阿齐兹被任命为沙特的能源部长以来,加强欧佩克+成员国的减产执行力度就变成了一个重点。

在去年9月成为能源部长后首次公开出访阿杜扎比时,阿卜杜勒·阿齐兹因获得伊拉克和尼日利亚有力的弥补承诺而受到热烈赞扬。然而,他的任期仍是波澜起伏,其举动也引发了不少风波。

今年3月,阿齐兹意图迫使俄罗斯进一步深化减产,结果遭到反噬,分裂了整个联盟,引发了一场破坏性的价格战。两个月前,他虽成功促成了欧佩克+的再次合作,并且达成了创纪录的减产协定,但这一协议如今再次面临挑战。

现在,一个更大难题摆在他面前:如何说服伊拉克遵守减产协议?

事实上,伊拉克的顽固不化是出了名的。伊拉克认为,它自20世纪90年代冲突以来所获得的减产豁免,应当延续下去。此外,伊拉克也有自己的苦衷。

伊拉克中央政府对半自治的库尔德地区(原油日产量高达50万桶)的影响十分有限。在宣布欧佩克+成立的重要会议上,时任伊拉克石油部长嘉班不得不离开会议室,向总理请示批准接受新的生产限制。

尽管如此,近来经验表明,要摆平伊拉克可能没看上去那么困难,伊拉克减产路上的抵抗力量是可以克服的。

去年12月,伊拉克就被迫接受额外的减产配额,虽然它在去年早些时候只是勉强完成大部分减产任务。当时的分析人士表示,伊拉克知道没人指望它能完全执行计划,它只是将新目标当做提高其减产量的一种刺激。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 LLC)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克罗夫特(Helima Croft)表示:

“又一次,减产执行率问题使得短期延长减产协议的前景复杂化了。不过,我们仍然认为这些问题能得到解决,短期内延长减产的计划将会很快公布。”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