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表言论称,美国应该接受负利率这份“礼物”,就像欧盟和日本这些国家一样,大方接受负利率的馈赠。

虽然并未实行负利率,今年三月,美联储已经将利率下调至了接近零的水平,这是一项历史性的举措,旨在减轻因公共卫生危机而备受打击的美国经济。彼时,特朗普曾表示“很满意”。

图片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https://cn.investing.com/)

面对负利率可能性,周二早些时候发表讲话的多位美联储官员都表现冷淡,此前美联储也多次强调,其将会应用更多其他工具来帮助美国市场和经济,而不是负利率。鲍威尔2月在国会作证时曾表示:“当利率为负的时候,银行业将会面临压力,这会限制信贷扩张。”

近期,美联储也确实采取了远远超过2008金融危机期间的行动,在危机中支持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向金融体系中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并支持地方和州政府、以及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虽然如此,最近讨论负利率的并不仅仅是特朗普一人。此前美国联邦基金期货2021年1月合约就在上周五一度升破100.00,暗示市场投资者预计美联储可能会在明年1月被迫迎来-0.002%的利率。虽然在上周五以来,多位美联储地区银行行长都抨击了负利率的想法,并表示美联储没有负利率计划,期货市场也逆转了一些秋季和冬季的隐含负利率,但2021年4月的期货价格仍显示利率为负0.01%。

事实上,目前市场关于负利率的讨论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方面,有经济学家认为负利率是势在必行的,当经济进一步衰退时,这可以拯救美国经济;另一方面的声音也担忧负利率会损害银行业,并导致一系列系统性问题。

美国需要负利率?

顾名思义,负利率就是将通常的存款利率改为负值。有时适用于央行接受民间银行存款时的利率。一般而言银行向央行存款时可获得利息,但在负利率情况下反而需要支付手续费。

从理论上来讲,将利率降至零以下,银行将钱存入央行会出现缩水,因此有望促使银行积极放宽面向企业和个人的贷款,这可以让消费者更容易获得贷款,从而提高消费者的支出和企业投资。

摩根大通的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周二指出,虽然美联储负政策利率仍然不太可能的,但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则可能带来好处。这位分析师认为,“在当前形势下,诸如-10个基点之类的温和负利率保持一两年可能是有益的”,他强调说,要想发挥作用,利率必须只是略微为负,并且时间不要太长

这位分析师引用了欧洲央行在2014年6月将利率下调至-10个基点的结果。Panigirtzoglou写道,“在那之后,欧元区信贷创造的步伐显着加大。融资条件的缓解和分散化的减少,抵消了欧元货币基金业萎缩和银行间市场活动减少的不利影响。美国可能会有类似的结果。”

该报告称,略微为负的利率带来的另一个积极影响可能是,对收益率的追求可能会从货币市场扩展到债券,而高质量的公司债券和抵押债券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另一方面,需要注意的是,近期,美国近期经过调整后的实际利率一直是负数。(实际负利率,指通货膨胀率高过银行存款利率。)病毒危机的迅速蔓延推动了这次实际负利率的发生,这可能是暂时的,也有可能不是暂时的。

而最糟糕的是,这可能意味着通缩威胁正在上升,在经济严重衰退的当下,这可不是一件可以简单解决的事情——当世界债务泛滥时,偿还债务的负担也将急剧增加。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发达经济体今年的平均赤字将会达到GDP的11%,即使下半年各国确实顺利解封,经济恐怕也不会很快复苏。发达国家的债务可能会达到66万亿美元,到年底可能会达到GDP的122%。

虽然在上一次美联储主席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信誓旦旦称,通缩将不会是一个问题。美联储和全球其他央行也都在竭尽全力地引导经济走出通缩陷阱,但是前景仍然有待观察。

通缩和债务激增是一对极具杀伤力的组合。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现任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Kenneth Rogoff近日疾呼,美联储到现在还没有把负利率作为其政策工具,这是一个错误!

这位经济学家指出,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央行都需要考虑“深度负利率”,这是一个极具争议的想法,但是他认为,在一个债务水平迅速上升、经济快速复苏可能性又很低的环境里,这可能是唯一一个可行的办法。他承认,紧急实施深度负利率并不能解决眼下所有的问题,但采取这样的政策将是一个开端。如果均衡实际利率在未来几年内都将是一个难题,那么,各国央行和政府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

他还指出,美联储购买公司债和垃圾债券,这使得即便是境况不佳的公司也能维持运营。目前来说,这可能还不是问题,但是如果出现另一轮病毒爆发,导致经济停滞,那就可能成为问题。“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够实施深度负利率政策,就能让很多公司免于破产。还有一些银行需要重组。而此时将负利率可能从诸多选项中拿掉,将是一个错误。”

负利率对美国来说将是“致命”的?

站在“希望美联储尽快实行负利率”反方的观点是:负利率对于美国来说不会是“馈赠”,这无疑是又一个“饮鸩止渴”的下策。

其中的典型代表是,上周,“新债王”杰弗里·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直言,“负利率将是致命的。”他指出,近期美国财政部发行了大量的国债以筹措资金救助经济,这部分借款中很多都是短期债券,短期债券的激增会对联邦基金利率降至负值施加额外的压力。与此同时,他也同意鲍威尔的看法,认为负利率将会给美国银行业带来巨大压力,银行存贷款息差承压,对这一个行业的打击将会是长期和致命的。

Bleakley Advisory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Peter Boockvar直言:“我们不想听到鲍威尔说‘我们现在没有在关注’或者‘这不是我们现在想做的事情’,我想听到的是他说‘不!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或者‘我们不会这么做’。”

这位策略师认为,市场正在试图推动美联储作出强有力的回应,我们不想看到美联储实行负利率,但市场对于负利率的定价让美联储有点不知所措,如果期货市场的利率进一步跌至负值,美联储将会面临进一步的压力。而负利率会损害银行业,最终造成一系列的系统性问题。

美国银行美国短期利率策略主管Mark Cabana也认为,负利率是在对储户征税,美国人不喜欢这样。“我认为,如果一个储蓄者努力工作赚钱,并希望通过银行来谨慎累计财富,当局如果对这一批公民征税,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负面含义。”他也指出,负利率国家并没有从中获得太多好处,其经济依然疲弱。

确实,欧洲和日本的经验就显示,负利率对于这些国家也并非都是“馈赠”,这些国家地区的负利率政策最终的结果是——消费者并不总是会增加支出,而央行也很难再次加息,如果经济进一步陷入低迷,他们可以采取行动的空间也很小。

负利率前,美联储还有很多工具可以用?

反对负利率的市场分析师们认为,美联储并未真的到了非负利率不”的“山穷水尽”的地步。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Neel Kashkari周二就表示,“还有其他我们首先要使用的工具。”

美国银行美国短期利率策略主管Mark Cabana就表示,美联储还有更多可以使用的工具。一个是量化宽松计划就像大萧条时期的计划一样,美联储把目标对准资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瞄准市场。央行也可以使用增强的前瞻性指引。

他还表示,美联储上次开会时本可以提高超额准备金利率,现在仍然可以这样做。该利率目前为0.10%,高于接近于零的联邦基金利率。如果加息,联邦基金利率也可能升高,从而抑制市场投机。

与此同时,市场也猜测美联储还可能会使用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除了隔夜基准之外,这将要求央行设定长期国债收益率目标,并根据需要购买或出售国债以达到目标。

总结

如果美国经济可以在短时间里迅速反弹,眼前的负利率或许更大可能只是市场中的又一个“快闪插曲”,但是,即使是在美联储主席和各大官员不停否认的前提下,目前市场似乎仍然不想完全排除掉这一可能性。

疫情发展前景仍然不明朗,美国各州重启经济的计划仍然险阻重重,在诸多不确定性因素中,没人能够确定美国乃至全球市场,是否正在面临一个实际收益率将会持续为负的新经济秩序。

免责声明:
本文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