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 | 子图网 (https://zitu8.com/)

德国和欧盟正处于不断升级的法律斗争之中,这可能对欧元区造成严重破坏。

5月5日德国最高法院对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提出质疑后,上周日欧盟威胁要起诉德国,从而令这场斗争达到了顶峰。欧央行的购债计划在2018年12月曾获得15位欧盟法官的批准。 

现在的问题是哪个法院拥有更大的权力:根据欧盟条约,欧盟法院(EU Court of Justice)的排名应该更高,它批准了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自2015年以来欧洲央行总计购买了2.9万亿美元债券。

但是德国法官表示,德国可能会“脱离(deviate)”,“因为欧盟最高法院在上次裁决中支持欧洲央行的政策时,其最高法官就已经越权”。

这自然引起了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的批评,他周日发表评论说: 

 “关于欧盟法律,最后话事人始终应该是欧洲法院。绝不是其他地方。”

如果成员国不遵守规则,欧盟会发出警告,然后提起诉讼。但是这一次,抗拒欧盟的是德国这个强大的国家,这使欧盟委员会处境艰难。

而德国最高法院成员继续捍卫其决定,质疑欧洲央行计划的合法性。

参与起草上周裁决的彼得·胡贝尔(Peter Huber)昨夜表示,德国的法官希望欧洲央行承担责任,并解释给那些QE的负面影响。在另一份报纸的采访中,他的同事安德烈亚斯·沃斯库莱(Andreas Vosskuhle)否认欧盟最高法院在该地区的法律事务中始终拥有最终决定权。

胡贝尔还说,德国法院只希望证明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计划在其职权范围之内,认为欧洲央行必须表明它没有超越自己的权力,因为它没有权力仅仅因为欧洲处于危机中而采取行动:

它不应该将自己视为宇宙的主人。只有严格遵守民主职责的欧洲央行才能被接受。

欧盟法院前辩护秘书长米格尔·马杜罗(Miguel Maduro)说:

“委员会不能简单地忽略对欧盟法律的这一挑战。否则,其他国家可能会复制此类国家挑战。如果匈牙利宪法法院或波兰宪法法院或其他机构也这样做,欧盟委员会该怎么做……欧盟委员会发表这样的声明,说他们正在考虑开启侵权诉讼,而实际上并未开启,这是一种明智、审慎的做法。”

如果欧盟真的提起诉讼,欧盟最高法院将审理该案件,也就是目前与德国发生争议的同一家法院。

但同时,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欧洲央行不打算采取行动,并辩称欧洲央行不在欧盟法院的管辖范围之内,而是对欧洲议会负责。

德国已多次向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和欧元区救助计划提出挑战,它的下一步仍有待观察。该国的法院受到其公民的高度青睐,它拥护公民自由,并具有很高的支持率。

彭博社甚至猜测,总理默克尔可能希望故意败诉,这样德国的政府领导人们还可以说,它保护了德国的宪法,同时最终屈服于欧盟。默克尔表示,欧洲最高法院的裁决具有深远的影响。

一位内部人士表示,默克尔希望欧洲央行向德国央行解释其资产购买计划,以作为与德国政府调解的中间人。默克尔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Steffen Seibert)周一表示,德国政府认为德国宪法法院的裁决并不是在质疑欧洲法院在维护欧洲法律方面的作用。

零对冲预测,其他国家也会效仿,欧盟大事不妙,成员国央行可能是下一个混乱制造者。彭博经济学家对此表示,欧洲最高法院的强硬态度有可能使欧洲央行资产购买不受阻碍。但是,它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目前,欧洲央行将继续实施购债计划。

据悉,欧洲央行在3月份制定了一项规模达7500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以应对疫情大流行的经济影响。目前,欧洲央行可能决定扩大债券购买规模,延长该计划至2021年,或承诺在债券到期时再投资利用。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欧洲央行实行的2.7万亿欧元(合2.9万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计划没有法律上的争端,她将不遗余力提振欧元区经济,以度过冠状病毒危机。

周一,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基准债券收益率相对稳定。由此似乎可以看出德国的裁决并没有影响到投资者的选择,投资者仍然对欧洲央行继续推进债券购买的能力抱有信心。

欧洲央行预测,今年经济将萎缩5%-12%,可能要到2022年年底才能恢复到病毒前的水平。拉加德周五表示,政府可能不得不发行1万亿至1.5万亿欧元的额外债务。如果欧洲央行不施以援手,市场可能会推高借贷成本并破坏复苏。

一些欧洲央行官员也公开强调可能需要采取更多行动。大多数经济学家预测,债券购买计划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增加约5000亿欧元

执行董事会成员伊莎贝尔·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周一在接受意大利《共和国报》采访时强调,欧洲央行仍将继续按照其授权进行债券购买,这一决定似乎已被市场参与者充分理解。她表示:

“扩大债券购买规模是想将我们的货币政策传递给所有欧元区国家,我们随时准备根据需要调整债券购买量和持续时间。”

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的持续时间,部分取决于解除封锁的进度。有些决议确实紧急,如欧洲央行持有的最短期债务可能在下个月到期,央行官员们还没有决定是否会像之前的资产购买计划那样进行现金再投资。
一些经济学家也确实认为决策者现在行事更加谨慎了。欧洲央行有3个月的时间来证明2015年债券购买计划的合理性,否则德国央行将退出其购买计划。

一旦德国退出,这将会是沉重的打击,因为德国是欧盟最大的经济体,德国央行在债券购买中所占份额最大。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格雷格·富泽西(Greg Fuzesi)指出:

“获得额外货币政策支持的理由显然很充分,但很难知道欧洲央行是否会更加谨慎地回应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声明,或者是否会更积极地表现出其独立性。”

德国杂志《明镜周刊》(Der Spiegel)报道说,等待欧洲最高法院的裁决令人不安,德国财政部官员已经在努力避免这种威胁。 据说他们已经调查了欧洲央行的购债计划是否与经济环境相称。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