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子图网 (https://zitu8.com/) 

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再度挑起中东地缘风波,与伊朗互放狠话,促使油价从21年低位回升。昨日,叙利亚突发油罐爆炸事件,再度令油价逃出生天,WTI原油期货一夜暴涨超35%。

这些事件看似突然,但今日,这两个国家再被爆出不同寻常的关系。

油价崩塌之下,各国都在想尽办法摆脱困境,中东会不会再生事端,已经很值得关注。

据油轮跟踪网站Tanker Trackers透露,伊朗近日设法突破了美国的长期封锁,向叙利亚出口了大量石油,已经有几艘油轮抵达叙利亚最大的油港——巴尼亚斯港(Port of Baniyas)。据了解,这次伊朗向叙利亚出口的石油是正常出口量的三倍以上,从去年开始叙利亚就严重依赖从伊朗进口的石油。

为何叙利亚会大幅增加石油进口量呢?

据美国政府资助的法达广播电台(Radio Farda)的报道,可能有两种因素促成了这种情况。其一是因为石油库存过剩迫使伊朗往一个友好国家运送和储存石油。

 “自从2019年5月美国对伊朗实施全面制裁以来,叙利亚平均每月从伊朗进口约200万桶原油,而现在交易量一次性就达到了三倍以上。随着这批石油抵达叙利亚,叙利亚已成为伊朗最大的石油进口国。”

法达广播电台报道进一步指出:

“另一个原因是,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领导的叙利亚政府和黎巴嫩真主党可能在黑市上出售从伊朗进口的石油。”

但是,零对冲表示,叙利亚大量进口石油并非是出于出售的目的,更主要是因为政府想为人民提供救济。毕竟目前叙利亚的大型油田都被美国占领了,政府被迫寻找替代品来满足民众对石油的需求。油价如此之低,趁机多进口也无可厚非。

对于严重依赖石油收入的中东各国,眼下的日子必然不好过,只是伊朗和叙利亚因为地缘政治的关系,处境尤其困难。但他们绝不是唯一,下一场惊扰市场的动荡可能会在哪里发生,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

分析师弗雷德·卡普兰(Fred Kaplan)推测,石油市场的崩溃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在世界某些地区释放出更为严重和持久的影响:社会经济崩溃、政治动荡和权力平衡的转移都可能是潜在后果。

对于最依赖石油来实现国内生产总值的国家而言,其后果也将是最严重的,对沙特阿拉伯、俄罗斯、阿塞拜疆、伊朗、伊拉克、卡塔尔和科威特的预测尤其严峻。如果石油失去影响力,他们的政府也将难以保持自己的权力。

沙特阿拉伯GDP的60%直接来自石油收入。石油部门的收入占政府总预算的60%以上,几乎占全国出口的75%。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伊朗、伊拉克、卡塔尔和科威特对石油的依赖性更大。相比之下,俄罗斯GDP的三分之一、预算的一半以及该国出口的三分之二直接来自石油收入。石油仅占美国GDP的8%。

卡普兰称,石油收入锐减之下,可能导致严重的动荡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特别是在中东。他说:

“由于针对冠状病毒的封锁措施导致对石油的需求急剧减少,这些国家中的许多国家将无法支付账单,或向其人民提供基本的社会服务。” 

尽管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都有大量的主权财富基金(俄罗斯的总额为1500亿美元,沙特的总额是这一数字的两倍多),可以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度过短期的石油价格危机,但长期来看,也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甚至造成冲突。

还有一些国家根本没有经济缓冲可以依靠,例如委内瑞拉。该国已经遭受了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之一,几乎100%依赖石油来赚钱。但由于低油价、美国制裁及新冠疫情隔离措施影响,委内瑞拉的处境现在十分艰辛。

据两位知情消息人士,委内瑞拉已要求英国央行出售委内瑞拉在英国金库中持有的部分黄金储备,并将出售所得交给联合国,以帮助该国对抗新冠疫情。但自2018年以来,英国央行一直拒绝将31吨黄金转交给马杜罗政府,因为马杜罗在2018年有争议的选举中连任后,英国拒绝承认马杜罗是该国的合法领导人。

委内瑞拉的这一举动表明,马杜罗正不顾一切在全球寻求财政资源,以求度过难关。按照当前市价,委内瑞拉存放英国央行的黄金价值约17亿美元。据悉,委内瑞拉正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接触,希望能利用委央行在外国金融机构中持有的现有资源。

伊拉克,看守政府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困境:其石油收入(占预算收入的90%)在3月份暴跌了46%,这甚至是发生在冠状病毒对石油的全面影响尚未显现之前。这次财政崩溃对伊拉克抵抗邻国干扰的能力以及为满足国内需求的努力产生了可怕影响。

尼日利亚的经济同样陷入困境,它在采取严格的大流行遏制措施之前才刚刚开始摆脱衰退。这将破坏尼日利亚与该国东北部的一个伊斯兰叛乱分子进行斗争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在整个本已脆弱的地区产生连锁反应。

不管这场危机的结果怎么样,这些国家都不得不采取行动使经济多样化。随着全球转向可再生能源替代品,石油行业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沙特阿美公司也承认他们预计到本世纪中叶石油需求将达到峰值。只是,他们很多人都没想到,一夜之间,曾经富到流油的自己也会轰然倒塌。

正如彭博专栏作家Meghan L. O’Sullivan指出,石油的崩溃是变相的地缘政治重置。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