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十上周四报道指出,沙特出口的5000万桶原油正在输往美国的路上,并将在几个星期内陆续运抵。

对于这5000万桶的“大礼”,美国方面的态度是十分强硬的,特朗普明确表示将“探讨”禁止进口沙特原油的相关事宜。而在不久前,美国能源资源助理国务卿弗兰克·范农也明确表示征收关税是有可能的。

转眼间,5月将至,欧佩克+约定的减产协议终于要践行了。然而,从近期远月油价反应来看,市场对油市前景依然悲观,不少分析师更是预期6月合约负油价将会重演。

01下一次油价暴跌,中东局势可能升温

可以肯定的是,若油价再次暴跌,影响的不仅仅是油市,还有地缘政治局势。

根据特朗普身边的官员的说法,特朗普将美国主要原油基准价——WTI原油价格暴跌至负值的情况视为一种侮辱,并打算对沙特进行报复。

一方面,美国认为价格战给美国造成了损失。这是因为欧佩克+决定减产之前,沙特发起的价格战给美国页岩气产业以及其他经济领域造成了打击,同时,5月合约的暴跌意味着将来任何一个即将到期的原油期货也会存在重演暴跌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美国认为沙特的行为是对于两国长期友好关系的背叛。由此,不少特朗普内阁的成员都希望沙特为此付出代价。

于是,在这个节点上,美国和沙特的关系再一次变得微妙。

02沙特的历史包袱

要知道美国和沙特的关系为何沦落至此,我们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历史。

美国和沙特于1945年建交,美国时任总统罗斯福和沙特国王阿卜杜勒在苏伊士运河的大苦湖举行了会面,当时罗斯福总统承诺只要沙特还有原油,那么美国就会永远在有需求时接受来自沙特的原油。作为回报,美国会保证沙特王室的安全。

这种“石油换安全”合作模式,在美国页岩油诞生的时候,终于出现了裂痕。

沙特将页岩油产业的崛起视为威胁和对两国关系的“背叛”。在2014年到2016年间,沙特发起油价战开始攻击美国页岩油产业。

在美国看来,沙特“白拿好处”,忽视了美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巨大帮助。

03关系陷入冰点:特朗普挥舞关税大棒

这种僵持关系在今年油价暴跌之际恶化。

美国将沙特和俄罗斯视为油价暴跌的罪魁祸首。在原油价格战早期,特朗普就声称:

“我会尽我所能去保护成千上万的原油产业工人和我们伟大的企业,并因此有可能将沙特的原油列入美国的关税名单。”

不少人对此产生疑惑,俄罗斯才是美国地缘政治上的传统对手,为什么不对俄罗斯的原油实施制裁而对传统盟友沙特下手呢?

从实际的角度看,美国对沙特而不是俄罗斯的原油加征关税有两个关键的原因:

第一,美国从沙特进口的原油比俄罗斯多95%,所以制裁俄罗斯的原油对美国的原油过剩问题几乎没有帮助。

第二,俄罗斯在面对油价带来的冲击方面比沙特有更好的经济基本面,俄罗斯在原油价格为每桶40美元时会出现财政失衡,而沙特则是84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特朗普最不希望看到便是油价暴跌,因为这会带来通缩和衰退,令早已遭受新冠疫情打击的经济雪上加霜。

自从一战以来,如果在连任竞选前的2年内没有出现经济衰退,那么时任美国总统基本可以赢得连任;但是若在竞选前两年出现经济衰退,可以讲连任的希望几乎破灭。

因此,从多个因素分析,美国对沙特原油征收关税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过,考虑到沙特现在是少数几个提供高硫原油的产油国,而这种原油对于美国的柴油生产是十分重要的(美国WTI原油是轻质原油,所以并不适合生产柴油),美国可能不会轻易宣布关税决定。

04终极大招:NOPEC法案

当然,关税政策仅仅是特朗普未来可以使用的其中一个武器,若事态升级,不排除美国祭出终极的核武器:NOPEC法案。

正如前文提到,目前美国还得面对接下来的四周内即将到达美国的5000万桶沙特原油。根据EIA的数据,这几乎是沙特和美国平常四周的平均原油流通量的四倍,而库欣这一交割点的储油设施早就已经不堪重负。

对此,共和党参议员 Kevin Cramer已经呼吁白宫采取行动阻止油轮卸货,好几个参议员和众议员也威胁着要投票停止对沙特的军事援助。与此同时,国会对NOPEC法案重新投票的压力一直在增加。

实际上,NOPEC法案其实很早就被提出来了,但是特朗普和其前几任总统最终都拒绝签署该法案。理由很简单:这一法案的签署将会掀起整个原油市场的巨震。

具体来说,这一法案的实施将会导致欧佩克作为一个国际组织以及其他国家的国家主权豁免权的丧失。其结果便是沙特可能会被以垄断原油市场的名义被告上法庭。

需要注意的是,沙特在美国有1万亿美元的投资资产。因此,若法案通过,美国可以合法地冻结沙特在美国的所有银行账户,取缔其在美国境内的所有资产,禁止其在任何地方使用美元。

法案同时允许美国追踪沙特阿美的资产和基金,因为沙特阿美始终都是国有的生产和贸易实体。最糟糕的情况下,沙特阿美可能会被勒令解体为多个较小的企业从而不会违反原油,天然气,石化工业部门的法规或影响油价。

在去年的2月份,这一法案差一点就得到了通过。不过,特朗普最终还是决定“放一马”,因为当时沙特答应了特朗普的减产要求。

但是在当前紧急的环境下,这一法案再度被提起。另外,去年法案险些通过意味着该法案已经得到大多数议员支持,随时可以重新表决,并且得到快速通过。

综上所述,在原油价格持续低迷的情况下,特朗普极有可能向沙特实施堪称“核打击”的报复行动,从而提振国内原油价格,打破目前原油价格战的僵局。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