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来,原油供需失衡、储油空间耗尽几乎是老生常谈的问题。油价遭遇历史性大跌,俄罗斯的小型石油生产商正艰难度日,有些人甚至私下里说,希望一把火烧了他们的原油。俄罗斯的储油问题彻底暴露,就算关闭油井也无济于事——成本太高昂。

相比沙特阿拉伯和美国,俄罗斯的石油开采成本和储油空间都处于弱势。总部位于莫斯科的Vygon Consulting的顾问Marina Mosoyan表示,俄罗斯约90%的石油开采需要运用复杂且高成本的技术,例如水力压裂。与沙特等海湾国家竞争对手相比,俄罗斯生产商开启和关闭油井要复杂得多。

Mosoyan估计,关闭西西伯利亚(俄罗斯主要石油产区)的一口油井平均要耗资约40万卢布(约合5370美元),而恢复使用又要投入约三倍的成本。关闭油井的损失即使对于俄罗斯国内的石油巨头来说也是一笔巨款,更何况是规模较小的石油公司。

俄罗斯独立油气生产商协会负责人埃琳娜·科尔祖恩(Elena Korzun)表示:

“当然,小型石油公司不会燃烧他们的原油,等待他们的只是关闭油井和破产。”

雪上加霜的是,根据IHS Markit的报告,俄罗斯只有八天的可用存储容量,而沙特阿拉伯为18天,美国为30天。IHS Markit副总裁Aaron Brady表示,

“那些拥有更多存储选择的国家更容易度过难关。未来可能会出现新的存储方案,但也远不足以吸收源源不断的大规模石油供应。”

由原油管道运营商Transneft PJSC经营的俄罗斯最大油仓发言人伊戈尔·代明(Igor Dyomin)表示,目前,其储油规模尚处于可接受的水平。据悉,该油仓存储了俄罗斯国内绝大部分的石油,总计超过2300万立方米,相当于俄罗斯两周的产量1.45亿桶。但是,Transneft不能将如此大规模的石油存放超过一个月,因为它需要有一部分备用的空置储油罐来保持运输的灵活性,还要避免港口和炼油厂堵塞。

对于拥有自己的储油库的俄罗斯炼油厂,情况更加糟糕。莫斯科的独立石油贸易商、生产商斯拉夫内夫特石油天然气公司(Slavneft Oil & Gas Co. OJSC)前副总裁德米特里·佩雷瓦洛夫(Dmitry Perevalov)指出,由于国内燃料需求萎缩,俄罗斯炼油厂的石油产品储备已满,没有放油的地方了。科尔祖恩表示赞同,一般运营10口油井并且没有炼油厂的较小生产商根本就没有存储空间了

好消息是,俄罗斯能源部正在努力缓解俄罗斯石油工业受到的打击。但科尔祖恩表示,这不会使小型石油生产商振作起来,“我们不是俄罗斯的主要石油生产商,国家只会优先解决大型石油公司的问题。”

据了解,俄罗斯小型石油生产商有132家,合计产出的石油大约占俄罗斯总产量的4%。此次危机中,小型石油生产商遭受了严重打击。Raiffeisenbank驻莫斯科的石油和天然气分析师安德烈•波利舒克(Andrey Polischuk)表示:

“大型生产商和小型生产商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只是更大的公司有更多选择,而且他们的问题没有那么明显。”

IHS Markit俄罗斯和里海能源研究主管约翰·韦伯说,俄罗斯的石油西输项目目前进展颇为不顺,因为在新冠病毒爆发期间,欧洲(乌拉尔原油的主要市场)仍处于封锁状态。

欧佩克+承诺的减产协议要到5月1日才开始执行。WTI原油在周一首次跌破零,俄罗斯主要原油混合物乌拉尔(Urals)的价格也跌到了1999年初以来的最低点。科尔祖恩表示:

“从没见过这么多糟糕的事集中在一起。小型石油公司的处境已经不是艰难,而是岌岌可危。”

Transneft前首席执行官Semyon Vainshtock表示,关闭或闲置油井对小型生产商来说是毁灭性打击,因为重启油井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未来几乎有一半关闭的油井无法恢复生产,“小型生产商将走向崩溃和毁灭。”

然而截止目前,俄罗斯尚无提前减产的打算。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发言人Dmitry Peskov昨日说:

“我们应该在欧佩克+协议开始生效后进行分析……现在,我们必须等等看。 

上周,俄罗斯能源部告诉国内石油公司,要求他们将产量削减五分之一,至每天850万桶,以符合OPEC+协议。两位石油行业消息人士说,效率低下的油井是停产的主要目标,但削减产量的主要方法是暂时关闭油井进行维修,而不是无限期关闭。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