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新浪财经


美国历史性的 “负油价”面前,中国银行“原油宝”的散户投资者们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有新闻报道,印度、韩国的大批投资者也因此蒙受巨额损失。美国最大券商盈透证券(Interactive Broker)尽管提前几日移仓,但由于客户账内保证金不足,也面临了8800万美元的暂时损失。

油价暴跌的另外一大输家就是美国的原油生产商,其中就包括总统特朗普的盟友大陆资源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 Inc)的创始人哈姆(Harold Hamm)。

金十数据昨日报道,大陆资源公司正在向监管机构(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施压,要求其调查本周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出现前所未有的暴跌背后的原因,他怀疑存在市场操纵或系统失灵的行为。

哈姆的公告信中表示,大陆资源公司同时还向CME提起了诉讼。

CME在4月8日就发布了主要能源产品价格可能为负的通告函。4月8日的公告中,CME表示,当原油期货价格跌破每桶8美元后,清算系统将由原来的Whaley定价模型转换为Bachelier定价模型。

在4月15日CME发布了测试公告,表示CME的所有交易和清算系统将在出现零或者负价格的情况下继续正常运行。

4月15日的公告中,CME在标题和第一句就提示了产品价格可能为负的重点讯息。

一般来说,期权定价模型的预设条件是期货价格大于等于0,如果价格低于0,就无法通过Whaley模型为期权估值。CME认为当原油期货价格跌破一定水平以后,就有跌破0的风险,所以决定在这种情况下转换定价模型,能够在原油价格为负的情况下为期权定价。

哈姆在公开信中表示,在8日和15日的公告后,CME在4月20日上午重申了原油可能为负价格的可能性,之后5月原油期货迅速下跌,交易量骤增,并在当天下午收盘前的22分钟内由正转负,最低跌到了近-40美元。

基于以上情况,哈姆认为这一反常的价格波动反映了CME有可能在操纵市场,或是CME转换至新的定价模型后系统存在缺陷。

CME立即驳斥了哈姆的这一控诉,表示本次原油期货价格的巨大波动是由于新冠疫情全球爆发造成了实体原油供需失衡而导致的,并不是市场操纵或系统失灵行为。

CME董事长兼CEO特伦斯·达菲对CNBC表示愿意配合相关调查,强调CME的目标客户并不是散户投资者,而是专业机构投资者。他说:

“在我们宣布允许负价格交易的两周前,就与政府监管机构开始进行合作了。我们必须采取措施让市场价格能够反映产品的基本面。”

CFTC主席Heath Tarbert也在本周二表示了相同的意见,认为这一“黑天鹅”事件主要是基本面的供需关系问题所致,不是金融市场的问题。

美国纽约的一位资深执业律师对新浪财经表示,就目前的信息看来,CME并没有明显的失职行为,尤其是考虑到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市场发展相对成熟,已有多年历史,规则清晰,本来就是一个高风险的投资产品,这次的“负油价”更像是极端环境下投资失败的行为,而不是市场操纵或系统失灵。

但是,对于中国银行来说,原油宝的主要销售对象是散户投资者,且目前未有任何证据表明中行在CME发布通告警示后曾经将新的风险披露给原油宝的客户。

因此,上述律师表示,普通投资者向中国银行发起诉讼是有据可依的。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