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OPEC+达成减产协议后,石油价格战看似暂告一段落,各大产油国重回同一阵线。但市场是残酷的,油价的表现令人绝望,美、布两油均较4月初“高位”大幅下跌。更重要的是,在OPEC+会议结束后,两油期货均走出超级升水的远期价格曲线。

有鉴于此,为了支撑油价,来自世界各国的政治干预措施陆续出现:

一些美国石油生产商希望得州铁路委员会实行限产措施,推动美国原油行业的减产行动。如果这一计划成真,将会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该机构首次启用限产措施。

与此同时,据外媒报道,在油价暴跌之际,美国考虑对原油进口征收关税。

除此之外,美国有关部门还考虑向生产商支付一定费用,让他们安心停产

部分华尔街评论家表示,上述举措让那些试图有效、理性地重新配置原油行业资本的投资者感到困惑:

“尽管政界人士和监管机构很想提振油价,但是石油价格的历史性低迷告诉我们,政治干预具有局限性,我们应该让市场进行自我调节,让市场决定是否削减原油产量。”

华尔街人士认为,政府努力推高原油价格并向高成本的美国原油生产商提供庇护的行为,其实是站在了市场的对立面。

如果美国政府试图通过征收进口关税或限产来扶持效率低下的美国石油生产商,那么该行业未来可能产生进一步的资源配置失衡。

以下为这些华尔街评论家总结的政治干预措施的关键缺陷:

  1. 在需求下滑的情况下,高油价反而是不合时宜的。美国政界人士和其它产油国最近一直专注于推高油价是极其不合理的。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随着全球多国进入封锁期,交通运输业的燃料需求逐渐减少——特别是汽油和航空燃料的需求。也就是说,需求才是油价暴跌的根源。就算各大产油国利用政治手段推高原油价格,也不能解决油市的根本问题。

在需求疲软的情况下,炼油商的利润率迅速下滑,这时候如果原油价格回升,炼油商的生产积极性也将遭受打击——因为油价上升,他们的原料成本就增加了。

华尔街人士坚持认为,市场正在尝试自我调节,政治力量不应过度干预。

一方面,华尔街评论家们认为原油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正在进行自我修复,市场正通过价格变动提醒生产商是否应该限制产量。

远期期货合约溢价扩大是美国页岩油生产商能够接收到的最强烈信号,这提示他们应该暂时停产,并在未来的某一天重新开工。如果原油产量无法降低,这种溢价结构就会鼓励交易商将原油储存起来,从而进一步扩大溢价,造成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原油价格的短期下降将会可以刺激炼油商,提振原油需求。

原油价格通常比精炼后的燃料价格下跌得更快,否则炼油商将没有资本来处理供过剩的原油。而为了推动炼油商增加需求,市场就必须推动汽油或者柴油的价格以及炼油利润上涨。

  1. 对政治干预感到不满的华尔街人士认为,市场自我调节功能的重要性和作用,在炼油商的原油需求变化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任何炼油商都知道一个道理:原油的质量是很重要的,但华尔街认为许多政策制定者并不清楚这一点。

原油质量的判断依据,一般是根据美国石油协会燃油比重度数(API Gravity)和含硫量决定的原油评级,这个评级是炼油商选择原油时最重要的参考指标。由不同等级组成的原油精炼配方,是经过炼油商仔细考量的,炼厂会综合考虑原油成本、预期收益和成品油质量等一系列因素,选择合适的原油产品。

举个例子,汽油需求目前已经大幅萎缩,因此炼油商在尝试优化精炼配方以产出收益率更高的柴油,但是产出大量轻馏分油的轻油和低硫原油(比如美国页岩油)都达不到炼厂的要求。

由此可见,如果监管机构实行没有针对性的减产,炼厂就得不到它们需要的油品,而没有人要的原油可能愈发供过于求。华尔街人士对此表示:

只有市场才知道哪种等级的原油值得生产,以及在一定时间内需要生产多少。同样,只有市场才知道哪些原油需要进出口或减产,这就是我们不看好全面减产或征收原油进口关税的原因。

只要炼油商和生产商本身足够成熟,它们就能够及时做出反应并优化供应链。保证这一市场功能的正常运行很重要。我们在此重申,政策干预不仅可能扭曲当前的市场价格,还可能导致市场出现长期的资源不当配置。”

最后,华尔街评论家们总结道:

人们常常忘记,市场价格本身就是调节资产价格的'看不见的手'。市场是由无数工商企业组成的,它们在市场中相互依存、相互影响,也最容易因资本的配置不当而蒙受损失。在经济面临高度不确定性和高风险的时期,依靠政治手段干预市场定价可能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随着应对新冠疫情的限制措施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解除,原油需求也许能慢慢恢复正常。这时候,我们也要谨慎对待各种政策干预。因为从长远来看,这些措施可能会进一步损害整个石油行业和消费者的利益。”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