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 “负油价大屠杀”相信各位交易员就算没有亲身经历,也有所耳闻。

随着剩余库存空间逼近极限,在WTI原油五月合约到期日前夕,大批期货多头为了避免被迫进行实物交割,而选择大肆抛售手中合约,造成WTI原油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历史首次收于负值(-37.63美元/桶),最大跌幅达305.97%。

期货市场出现负油价的现象无疑是给整个油市都敲醒了警钟,如果原油供给方还不做出更大的承诺和努力,破零的悲剧很快会从期货市场拓展到现货市场。

在此背景下,周一俄罗斯方面传来的这几则消息显得更有深意了。有分析甚至认为,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市场需要来自原油供给端更多的信心,或许就算是“浪子”俄罗斯也不得不做出认真的承诺和实际的减产。下面我们一起看看俄罗斯在油市的这些新动作。

01减产令已下:俄罗斯“浪子”回头了吗?

据路透报道,俄罗斯能源部已指示俄罗斯石油公司着手为下个月减产18%-20%做好准备。

三名公司消息人士和两名交易商对路透表示,在OPEC+达成全球减产协议后,俄罗斯企业已大幅下调5月石油出口计划。

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Interfax)周一援引俄罗斯最大独立石油生产商卢克石油公司(Lukoil)负责人瓦吉特·阿列克谢罗夫(Vagit Alekperov)的话说,该公司将把原油产量削减18%,即按卢克石油公司目前在俄罗斯163万桶/日的产量算,该公司将每天削减4万多吨(合293200桶)原油。

阿列克谢罗夫表示,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和其他石油公司将按俄罗斯能源部的配额完成订单。预计在5月份新协议生效后,油价将升至每桶30美元。

对此,有人说,看来俄罗斯此次的减产决心显然不同往常,也有人指出,自欧佩克+联盟3年多前成立以来,如何在配额上作弊一直是俄罗斯的“看家本事”,这一次也不例外。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维塔利•耶尔马科夫(Vitaly Yermakov)和詹姆斯•亨德森(James Henderson)在一篇论文中写道,在缺乏明确的遵守机制的新协议中,俄罗斯的石油产量目标是5月和6月每日减产850万桶。然而,尚不清楚这个减产份额中是否包括凝析油。

报告指出,这一问题的答案将影响俄罗斯需要削减的总产量。如果包括凝析油在内,俄罗斯应减产280万桶/天;如果不包括凝析油,俄罗斯只需减产200万桶/天左右。

根据俄罗斯能源情报部TsDU Tek中央调度中心的数据,俄罗斯4月前19天的原油和天然气凝析油日产量平均为153.7万吨(1127万桶/天),与上个月基本持平。因此,不少人认为,俄罗斯实际需要削减的石油产量将低于市场预期。

02俄罗斯还有第二、第三手准备!

在上述的减产动态外,消息还显示,除了老老实实地配合减产,俄罗斯还有第二、第三手准备,下面我们简单看看。

1.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积累了多年的国家财富基金开始发挥作用。

金十此前已经报道过俄罗斯或动用国家财富基金来支撑预算,以此撑过这段低油价时期。

按俄罗斯塔斯社援引财政部长安东·西卢阿诺夫上周日的话,即使油价保持目前的水平,俄罗斯国家财富基金仍有足够的储备可以维持到2024年。

俄罗斯官员表示,抗击冠状病毒爆发的措施预计将使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2.8%。考虑到目前的计划支出,到2020年底,该基金的预计价值约从4月初的12.9万亿卢布下降至7万亿卢布(948亿美元)。

2.转移低油价风险,“照付不议”的原则被重提。

据央视新闻,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个人社交网页上发布消息称,目前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所发生的情况,不禁让人联想起“价格卡特尔”。此外梅德韦杰夫还表示,为了应对目前国际市场原油价格的大跌,按照天然气交易的经验,建议国际原油交易采取“照付不议”的原则。

“照付不议”(take or pay)是天然气供应的国际惯例和规则,是指即使市场发生变化,已约定的付费也不得变更,用户用气未达到此量,仍须按此量付款;供气方供气未达到此量时,要对用户作相应补偿。 

据《能源评论》陆利忠 ,这一规则将天然气产业链的资源开发方、输气方与市场用户捆在一起,共同克服生产、输配和使用的风险问题,可以保证供气方有一个长期稳定的市场并获得稳定的销售收入。有分析指出,在原油库存量巨大的当下,实行这一规则无异于将价格风险部分转移给原油需求方。

对于俄罗斯这一连串的举动,你是怎么看的呢?俄罗斯此番减产真的是真心诚意的吗?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