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中逆市保持在高位,但这一表现与经济基本面、企业的收入、利润和债务水平等均无关,其支撑在于美联储的刺激政策。

再一次,股票相对GDP的比值,以及市盈率都成了虚妄。知名金融博客Of Two Minds的作者查尔斯·休·史密斯(Charles Hugh Smith)认为,这就是2月19日美股高位时投机狂热泡沫的重演。

值得注意的是,2月19日时泡沫最终破裂了,那这次的泡沫会破灭吗?从2月19日泡沫破灭的过程中我们又可以学到什么呢?

首先,Smith认为,很多技术分析师给出的目标点位并不靠谱。

一方面,绝大多数分析师给出的目标价位都远高于当前水平,且他们对给出来的目标价位无比确信。让人忍不住质疑,他们的信心来源何处?除了相信美联储会托底救市以外,什么基本面支撑都没有。

另一方面,技术分析师给出的目标点位可能遭遇集中抛售,届时可能会因流动性不足无法成交。这些分析师相信一旦市场价位达到他们的目标值,每个投资者都能以市价卖出,这一点很可疑。当所有投资者都打算在该点位卖出,还包括数万台交易机器人的时候,集中抛售必然导致流动性不足。

此外,现代市场的某些特点也进一步加剧了泡沫破灭时卖出的难度。包括:

1. 指数基金占据主导地位。当抛售该指数时,所有的成分股都会被出售,指数进一步下跌,形成负向循环,跌幅不断扩大。

2. 大多数交易都是由计算机完成的,而计算机的算法规则通常是极端地遵循趋势。一旦形成“卖出”趋势,计算机程序将发出一连串的卖出指令,进一步增强“卖出”趋势。

3.美联储含蓄地暗示:“股票永远都不会再下跌了!”然而它进行市场干预的唯一途径是直接购买数万亿美元的股票。当前美股的总市值约30万亿美元,全球股市的总规模约80万亿美元,美联储真能买得下所有股票吗?

Smith指出,股市崩盘时的流动性将取决于接盘侠的数量。当泡沫破灭的时候,市场情绪会发生转变,流动性将取决于“抄底”的接盘侠,他们是唯一的买家。一旦他们也被套,就再也没有买家愿意出价了。那时股市会变成下落的刀子,无人敢接盘。

虽说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对上一次未能预见股市崩盘的解释是,美联储的模型未能很好地刻画“尾部风险”,尾部风险事件的实际发生频率比美联储模型中的统计参数要高。

但Smith却认为,“尾部风险”只是格林斯潘在花言巧语,事实情况就是愿意冒着被套风险去抄底的接盘侠太少了,买盘挡不住卖盘的抛售之势。

基于该观点,Smith认为,每个投资者在股市崩盘之际都只有2个选择,要么抓住第一波抛售的机会,要么认栽接盘。泡沫最终会破灭,而股市点位越高,崩盘时下跌幅度越大。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