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说,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是即期银行间外汇交易市场和银行挂牌汇价的最重要参考指标。也就是我们平常需要兑换外汇时,用到的官方兑换价。

  而官方兑换价下调至7.0810,距离7.1也已经没有多少空间,这一点确实值得我们警惕。

  从月初至今,境内外人民币在一举破7之后,贬值节奏仍旧稳健推进。离岸人民币贬值3.72%,在岸人民币贬值近3.78%,中间价下行也不少。

  假设以美元为视角,这意味着单单8月份我们手中的人民币资产在一个月内缩水了4%。也就是说,一个月内,100万的人民币资产缩水了近4万。

  什么也没有做,我们的资产在国际市场的购买力凭空“消失”了百分之4,发生了什么?

     

 全球“美元荒”卷土重来

  事实上,不仅仅是中国, 全球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均或多或少承压下行。

  你比如说土耳其, 昨晚也跟着又崩了一次,今年里拉兑美元贬值一度达到15%;再比如说韩国,目前韩国汇率也跌的很惨,已经贬值9.88%;还有南非、墨西哥、印度、巴西等国家汇率,汇率分别跌了有8.25%、6.54%、2.80%、1.04%

  仔细看一下,这些经济体多数属于新兴经济体。可以说全球贸易活跃度这些国家在此前至少要占据全球经济的1/4左右,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数值。

  更何况,除了新兴经济体,作为老牌经济体的欧洲,欧元区兑美元汇率也没能避免下跌。

  这也就造成了一个结果:全球避险资金疯狂涌入美国,购买美元资产。但由此也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对新兴经济体造成更大的风险。

  美国迎来一个“债市大牛”,“美元荒”正在愈演愈烈,全球市场却愈加动荡

  这些避险资金,除了一部分会配置黄金外,很大一部分会流入美国债券市场,这也是当下美国国债大牛的原因。就目前而言,美国长期债券收益率已超过美股

  根据美银美林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3个月,流入美国债券基金市场的资金规模达到1550亿美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据相关数据统计,不到10个月的时间,美国长期债券总回报率已上涨近50%。据相关数据统计,更令人震惊的是,全球投资级债券固定收益中的美国债券份额已经突破90%。

  资本除了逐利天性,在避险上也不遑多让,大量的资本流入让美元在今年以来一路走高的同时,也给新兴市场带来了更大的市场风险。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