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监管机构去年为大型银行和银行控股公司分别提议了6%和5%的杠杆率,高于国际共识的3%水平并将囊括表外资产进入计算,如今这个更为严格新规发布在即,美国银行业“哭诉”称此举将削弱美国的竞争力,但美国若不带头改善银行业的健康度,以现在银行业表外资产的规模,未来银行业若再发生重大危机后果将是难以想象的。

  杠杆率,是代表银行资本要求的重要指标,美国联邦存款保险(放心保)公司(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副主席Thomas Hoenig本周一表示:“我想我们已经完成了细节整理的工作,现在就等计划表出台了。”

  Thomas Hoenig于全美商业经济协会会议上的这番讲话等于

  确认了美国银行业监管者已经完成并将宣布最新的银行业杠杆率要求。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美联储以及美国通货监理局(OCC)去年7月提议的杠杆率是:银行控股公司5%,大型银行6%,更重要的是,只有高质量的资本比如普通股权、未分配盈利等可以纳入计算的分子之中。

  Hoenig支持该杠杆率以及减少对风险权重资本规定的依赖。他表示,风险权重资本规定更便于银行进行规避。他甚至还建议美国实施10%的杠杆率要求。

  美国银行业长期以来的杠杆率在4%左右,但是这个比率的分母上只有资产负债表内资产;新的杠杆率可能要求分母中囊括表内外所有资产,比如衍生品。拿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来说,表内资产2万亿美元,但是表外衍生品名义金额已经达到了70万亿美元,所以杠杆率新规的出台对其影响将是巨大的。

  杠杆率规定将迫使银行用股本为固定百分比的活动融资,从而限制了银行对债务的依赖。这些规定目的是为了在2007-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增强银行的安全性。

  鉴于美国的银行业整体杠杆率过高,我作为金融改革的支撑着之一,也期待杠杆率新规的出台,这非常重要,因为它将给予现有的巴塞尔III协议中风险加权资产资本框架强有力支撑。

  银行业的总资产中有很多是0风险权重的,有很多风险权重则很高。这要看每个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的配置,一般来说风险权重高的收益也更高。

  资本达到一定规模的银行需要监管机构准许来使用被成为“高级国际评级法”的方法来计算风险加权资产,该方法准许银行使用自己的数据和模型来决定风险因素,比如违约可能性或者违约一旦出现,交易对手及损失的严重程度。

  就我与银行及监管机构打交道的这十几年经验来看,让银行使用自己的模型来计算风险因素,其中可以回旋的空间是非常大的。巴塞尔银行监理委员会(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去年的研究表明,不管是美国欧洲还是亚洲银行,即使在资产组合相似的情况下,风险加权资产构成也是千差万别。

  杠杆率的重要性体现在,比如沃克尔规则(Volcker Rule)能够严格贯彻实施的话,可以让银行出售或缩减表外风险资产。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之所以拿杠杆率开刀,是因为在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框架下,如果一家国际大型银行面临破产,则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将通过有序清算制度(Orderly Liquidation Authority)对其负责,帮助其重组。

  事实上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虽然在破产银行重组方面经验丰富,但其所救助过的银行规模有限,最大的一次便是在1984年伊利诺伊大陆银行及信托公司(Continental Illinois National Bank and Trust Company),尽管该次重组是美国史上最大银行破产重组案,但是如今的银行普遍都拥有2500亿美元以上资产,横跨数百种国内外机构、产业,与只有400亿美元规模的伊利诺伊大陆银行已无法相提并论。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所提议的这一杠杆率要求将高于国际监管机构达成共识的3%水平。自巴塞尔协议声明以来银行业的游说团体就一直“哭诉”更高的杠杆率要求将使美国陷入竞争劣势。

  但是来自欧洲或新兴市场国家的银行当前在美国并未成为主角,所以竞争力劣势一说不应成为改善银行低资本率的借口。现在应该是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带头建立健康的银行业的时候了。

  原作者:咨询公司MRV Associates主席Mayra Rodríguez,兼任金融教育机构Financial Markets World教员。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