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而言,若要内部(主要是经济增长和物价的关系)与外部(主要指国际收支)同时均衡,必须依靠两种政策工具,即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否则是不可能同时达到这两个经济目标的。欧洲货币体系奉行固定但可调节的汇率制,等于是削弱了各成员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因为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如果德国的货币政策是紧缩性的,而意大利的货币政策是宽松的,马克与里拉的汇率必然会出现“马克坚挺而里拉疲软”的局面,进而强迫两国的货币当局去干预,因为欧洲货币体系要求其成员国奉行趋同的货币政策。但是,如果一国不能用货币政策来调节本国经济的内部和外部均衡,就只能依靠财政政策去调节。这样,不仅干预效果有限,而且目的也很难达到。

  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固定汇率制相比,欧洲货币体系在政策制定的平等性或对等性方面要灵活一些,但并不能完全排除固定汇率制所存在的缺点。在固定汇率制时期,美元是这一体制的中心。美国经常按自己的经济需要制定货币政策,由此引起美元汇率的压力常由其他国家去分担,这是固定汇率制瓦解的原因之一。在欧洲货币体系内,如果所有成员国的经济实力对等,任何一种汇率因某国经济政策变化引起波动后,由此引起的负效应必然会迫使这个国家重新考虑其政策。但是,如果成员国的经济实力相差悬殊,强国在制定其经济政策时,就可以较少地考虑其他国家的要求或利益。欧洲货币体系面临的正是这种情况。马克成为欧洲货币体系中事实上的中心货币,正是由于德国经济在欧洲的实力地位。当初围绕着英镑是否加入欧洲货币体系的问题,英国有过许多激烈的争论。英国《经济学家》1985年9月21日一期的文章评论说:“如果英镑真的加入(欧洲货币体系),最大的变化就是英国货币政策的责任从英国央行转移到德国央行,因为德国央行总是要保证可靠的货币,他怎样做,其他国家也会跟着做。”但英国加入欧洲货币体系的好处也是众所周知的。英国《金融时报》在1987年9月28日的文章中写道,英国加入欧洲货币体系后,英国政府“就可以由德国央行站在背后做靠山,控制随时可能出现的两位数通货膨胀率”。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