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人都感到市场气氛“牛气冲天”的时候,熊市的初始阶段就已经开始酝酿了,在图形上也已经显示出了很多明确的技术特征。然而,一旦打算购买的人们都已然进场,汇率却开始只向一个方向前进—-向下。当多方力量出尽,即在当前价位,再也没有可用资金作为购入作多的需求时,汇价就只能向下了。一度上涨的股金开始失去上冲势头,构成了熊市的雏形。但是,即使汇价在跌破关键支撑位后,显示熊市已经开始的明确技术指标,却仍为众多无知的大众熟视无睹。毕竟,过热的市场仍有余温尚存,更何况,“逢低买入”,乃是众多经纪人、交易员和媒体的言论达成的共识。公众寄希望并相信那些华尔街的分析师、经济战略研究员和经济师达成的“共识”不会有错。甚至于公众被铺天盖地的言论打动后,仍自信地认为:自己投入的资金,从长远来看,一定会升值。因而,汇价在下跌,人们却仍不为所动。公众甚至认为,只要尚未满仓,就会不遗余力地坚持买下去。但是,只要他们是这样做的,就很难再解套了。

  熊市的第二个阶段以市场情绪的突然变化为标志,市场从乐观和憧憬,转而震惊和恐惧。有一天,公众苏醒了,而且他们很吃惊地发现:“皇帝原来没有穿衣服!” 而事实上的经济基本面并没有展现出和早些时候预计的那样乐观,实际上可能存在一定的问题。“聪明资金”早已离场,而且没有人留下来购买公众手中的筹码。股票价格像在真空器里一样急速下滑。恐惧很快代替了贪婪,恐慌盘反复地席卷整个市场。随着单纯的投资者的尖叫:“让我离场,我不在乎价格!”成交量开始膨胀。当价格下滑太快时,机灵的职业交易员们有意识地去博下降过程中的反弹。然而,我们的最大希望就是出现一次回光返照——整个急速下跌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

  当公众气馁的卖出他们手中的筹码时,当市场最终被彻底的厌恶情绪笼罩时,意味着熊市的第三阶段开始了。经济基本面显著恶化,而且前景黯淡。股票价格持续下滑,但由于潜在的卖家清算他们在“底价”的持仓,这种下跌的趋势最终减慢了。即使前期比较抗跌的优质股票,最终也在持续的熊市中屈服了。在恐慌阶段中很大的成交量,开始在价格的下跌过程中萎缩,此时是一个清算过程。最终,当每个人把能卖的都卖了,熊市也终于耗尽了能量。气馁的公众叹息着:“下次再不这样了!” 当所有的股票都被卖了,新一轮循环的序幕就拉开了。当所有想卖的人都卖了,现在价格就只有一个方向可以走了——上升。

  这些过程不是秘密。Dow和他的后继者们已经写出它们有一个多世纪了。这些过程永无止境地重复,一次又一次。但是公众仍然不吸取教训。这很简单,仅仅是出于人类的天性——跟随当时的主流情绪,丢失了所有的个人判断。如果你没有学会识别技术指标,如果你没有经过训练,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就是让你自己从主流情绪,群体思维中解脱出来。因为这是一个南辕北辙的思路——在高点买入,在低点卖出,而且一直往市场给你准备的圈套中钻。为了赚钱,为了跳出市场的圈套,我们需要反向操作。Dow的理论告诉了我们应该怎样做。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